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彬廷】狮子王

前男友破镜重圆梗 

ooc的是我是我全是我

——————————————————————————

精明温州人Justin说过,为了更快更高更强得打败对手,首先要全方位得了解对手。


合宿的前一天晚上,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研究其他93个练习生的自我介绍视频。看到郑锐彬拉扯羽绒服的时候,范丞丞严肃地看着朱正廷,“正廷哥,你俩一个上戏第一,一个中戏第一,千秋万代,豪门恩怨,别在现场打起来啊!”


Justin第一个不服,“要你操心!正正哥最喜欢的动画片也是狮子王,他俩一定很聊得来。但郑锐彬可是本次比赛华谊的唯一代表,正廷你也别跟他走太近了。”


朱正廷听到Justin没大没小叫他正廷难得没伸手打他,只是低头笑着褥了一把Justin的金发,“我看你就挺像狮子王的”。Justin跳起来作势咬他,大吼,“你是不是嫉妒我比你长得帅!”


朱正廷曾经千百遍听过这段对话,不是夸张,就算没有一千,起码也有八百。只不过以前是他声称郑锐彬嫉妒他。


郑锐彬总是揉着他的头发,有时候叫他狮子王,有时候叫他小狮子,有时候干脆来一段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然后把他摁在床上逼他叫哥哥。


终于在录影棚看到郑锐彬的时候,朱正廷心里反而特别平静。时间还真是对每个人都特别公平。你的眼里不止有我了,我的眼里也不止有你了。


初舞台的音乐居然是头发乱了,后排的练习生交头接耳,这就是那个中戏第一。朱正廷只觉得郑锐彬怎么唱这么个歌啊,这怎么也得来个Jekyll&Hyde展示一下自己的优势吧。他是知道这人声音多好听,技术多成熟,可是大家不知道啊!


想完还有点美滋滋的自得,自己可真是宇宙级好恋人,分手了还生怕别人看不见他的好。


Justin看朱正廷兴致不高,只以为他是在担心即将到来的生存战,笑嘻嘻地一左一右搂过两个哥哥,“明年我一定会长到185, 这样咱仨183, 184, 185, 嘿!等差数列!完美!”


朱正廷偷偷地反思了一下自己,虽然183也挺足够了,但是自己大学里怎么就没有长个?自己第一次见到郑锐彬的时候,这小子也只有182, 分开的时候怎么就185了?


二月末的东棉花胡同,冷风飕飕得往脖子里灌个不停,朱正廷第一次见到郑锐彬的时候,他也穿着一件中戏同款黑色及膝羽绒服,只是没中央戏剧学院那六个白字。


郑锐彬走出厕所看见朱正廷的一瞬间,差点没忍住拍拍他的肩膀,强调这是男厕所。朱正廷朝他扯了个大大的笑容,“外面真挺冷的,厕所里是不是暖和点。”郑锐彬没忍住笑,“兄弟,这味道有点大。”伸出手,“郑锐彬,唱音乐剧的。”朱正廷打了一下他的手掌,“朱正廷,跳中国舞的,咱俩要一起出个节目是不是得叫古今中外。”


第二次在北影门口遇见的时候,两个人终于交换了手机号码,郑锐彬冷得直哆嗦,说自己是广东人,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雪。朱正廷问他考上戏吗?郑锐彬眼里闪着青春的热烈的光,“当然考呀,中戏,上戏,哪个录取我都很好。”朱正廷瞪圆了眼睛,“我就更喜欢上戏,因为我喜欢吃生煎馒头。”


郑锐彬第一次忍住了自己想伸向对方脑袋的手,“希望有学上吧。”


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晚上,郑锐彬犹豫了半个小时要不要给朱正廷发个加油短信。临睡前倒是收到了朱正廷的微信,问他明天几点的飞机,要不要在机场一起吃个饭。


第三次在上戏终于看到朱正廷跳舞,露出一截腰的时候,郑锐彬脑子里只有金刚芭比这四个大字。朱正廷跳完下来,撞了撞他的胳膊,“怎么?是不是哥哥魅力太大,看傻了。”郑锐彬戳了戳他的腰,“你这脸和身材也太违和了吧?你是不是吃蛋白粉了?”


朱正廷勾过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神神叨叨,“我觉得我进上戏稳了,刚刚那个主考官看着我笑着点了三次头。”


郑锐彬急了,“可是我要去中戏了,昨天晚上主考官老师给我打电话,说特别喜欢我,要亲自带我。”朱正廷拍他肩膀,“那不好吗?等明年秋天我去北京找你看枫叶,我还能省个住宿费不是。”


14年双十一前两个星期,朱正廷就在微信里开始嚎,这个节日惨绝人寰,辣眼睛辣钱包,自己还没人陪。9号晚上郑锐彬给他发微信,要不我去上海找你玩吧,我也一个人过节。朱正廷回他3个大拇指,兄弟够义气,请你吃生煎馒头。


见面之前郑锐彬觉得总得带个礼物,想起前两天朱正廷告诉他,自己新打了耳洞,挑挑拣拣最后决定买了对金耳环。朱正廷打开礼物的时候笑得差点没跪在地上,“你这是要祝我长命百岁还是祝我永远是个宝宝呀。”郑锐彬脱口而出,“我祝你永远是我的宝宝。”


分开的机场朱正廷趁着拥抱偷偷亲了一下郑锐彬的脖子,被他拉到厕所隔间郑重其事地捧住脸,缓慢地,坚定地,揉了他的头发。朱正廷当场就想推开他甩门出去,却迎来一个吻,两个吻,三个吻,郑锐彬把他抱在怀里,“我每个月都会来上海看你的。”


15年情人节前一天,朱正廷坚持要去北京找郑锐彬,给他一个惊喜。见面的时候掏出一份签了字盖了章的合同,他摇着郑锐彬的肩膀絮絮叨叨,自己可能有机会出道了,昨天去签合同都见着韩庚了,公司还会组织他们去韩国训练。“就是UNIQ那家公司呀!我要红了!”


郑锐彬是真心为他高兴,没告诉他昨天院里推他去试戏连二轮都没进。他突然认识到自己可能配不上朱正廷,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朱正廷一个未来,但他知道现在的他甚至没能力给自己一个未来。


朱正廷却兴致不减,死活拉着他要去纹身,问他纹哪儿,什么图案,都不知道,就非说要纪念今天。郑锐彬怪笑,“纹在胯骨吧,这是每个男人对另一半的终极幻想。”朱正廷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吊着嗓子,“你舍得纹身师碰我那里呀。”最后走到店门口,发现没有预约起码得等俩小时。


16年朱正廷开始频繁去韩国,开春的时候公司来了一个14岁的小孩,整天缠在朱正廷后面叫哥哥。朱正廷一开始跟郑锐彬抱怨半大小子就是特别吵,没几个月就开始Justin东Justin西,视频的时候整天Justin特别辛苦,年纪这么小就一个人在异国求学。


郑锐彬想他一个能天天挂在你身上叫哥哥,吃你做的饭,享受你的叫早服务,视频里穿着一身supreme的小孩哪儿有我辛苦?


郑锐彬生日前后朱正廷消失了6天,回来急急忙忙给他道歉,说自己去济州岛封闭式训练,夏天结束以前一定回国给他补过生日。


最后也没能成行,倒是视频的频率借此减到了一周一次,朱正廷每次都风风火火赶着练舞,郑锐彬说完好好照顾自己,也只能挂了电话。


11月底的时候郑锐彬答应圣诞去韩国找他,朱正廷兴奋得不行,知道消息的当晚就开始做攻略,要跟他在南山塔下接吻,从宿舍走到公司,公司走到宿舍,吃遍自己常吃的外卖,美曰其名“朱正廷生活三日游”。


23号晚上郑锐彬给他打了个视频,自己可能不能去看他了,跟华谊的合同定下来了,后天就得签约,明天得去找学校拿资料。朱正廷说,我们俩8个月21天没见面了,我都不知道你要签华谊了。挂掉视频就拉黑了郑锐彬。


17年初公司刚确定朱正廷和Justin要参加202的时候,朱正廷回了一次上海。上戏门口的梨膏糖铺子不在了,便利店里他最爱的麻薯面包也停产了,他特别矫情地想这是不是一个时代的终结,预示着他和郑锐彬之间最后的见证人也消失了。


摇摇脑袋怪自己在异国他乡看了太多青春疼痛文学,22岁的自己在练习生群体里已经算高龄,就算和Justin玩得再好也差了六岁,出道对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以前的室友告诉他人民广场开鲍师傅了,口口声声就是以前郑锐彬每次从北京来老给他带的那家。朱正廷一个人在冷风里排了俩小时队,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有病的,最生气的是吃进嘴里根本不是以前那个味儿。


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教育室友,到底是年纪大了,味觉退化,记忆力也不行了。


配图是腰间一只泛红的青色蝴蝶。


郑锐彬给他点了个赞。


郑锐彬走进录影棚看见的第一个人其实是Justin, 朱正廷发现他脸立刻就黑了,还以为他是不想看见自己,立刻把头转向Justin。郑锐彬更是气得要死,这个小孩怎么阴魂不散的,从首尔到廊坊,就你天天粘着你正正哥。


但是朱正廷可真好看啊,怎么还是那么好看。不,更好看了。


他知道朱正廷也会来比赛的时候,想了一百种跟朱正廷打招呼的方式。真看到他的时候,除了你好,多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分完宿舍他看到Jeffrey在整理衣服,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衣服好像没带够,朱正廷会不会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那么帅了。


他告诉自己999遍自己是来比赛的,就自我反省1000遍,没进A班最大的遗憾不是丢了中戏的脸,而是不能分分秒秒看见朱正廷的脸。


等级再评价宣布郑锐彬杀进A班的第一天晚上,应该说是第二天凌晨,蔡徐坤手过敏了,12点整就被王子异拉回寝室休息。朱正廷和过来蹭吃蹭喝的Justin嘻嘻哈哈地喊,“大陆晚安,大陆明天见,大陆哥哥与你相遇好幸运。”蔡徐坤靠在王子异身上挥了挥手,“憋嚎了,大陆哥哥只是你们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郑锐彬突然想起来15年的冬天,朱正廷去韩国的前一天晚上,他们俩压着午夜场看完了我的少女时代,回上戏的路上朱正廷两只胳膊绞着他的右手,一路从小幸运唱到那些年,分别的时候在他耳边唱再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着你。


范丞丞正压在Justin身上抢最后一根辣条,还遮遮掩掩地怕摄像机拍到他们偷吃零食,Justin咬牙切齿地踢他起来,说这个姿势太别扭了,自己筋都要断了。


郑锐彬想朱正廷做这个姿势就不会扭到腰,不仅不会扭到腰,还能自己弹起来。简直笑得停不下来。朱正廷这哥们真是千古英明毁于一旦,实现了他们之间的每一个承诺,最后一句话却落了空。


范丞丞看着仰天长笑的学生会主席吓得不轻,Justin瞄准机会叼过辣条就往外跑,范丞丞愣了三秒也立马推门追了出去。


朱正廷却径自关上灯,走向笑到眼睛弯成月牙的郑锐彬,缓慢地,坚定地,准确地,把他的头按进了自己的肩窝。




评论(12)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