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异坤/彬廷/皇权富贵】致美丽的你

#异坤女孩永不认输#

#彬廷今天发糖了吗#

#学院女孩今天做梦了吗#

#皇权富贵甜甜蜜蜜#

所有关于比赛的心路历程都只是我的ooc

——————————————————————————

01

 

第一次集体录制已经持续了6个小时,精神和身体都疲惫不堪的年轻男孩们开始放任信息素的失控,棚里嘻嘻唆唆的声音不断,坐在前排一线女明星的弟弟在往同公司的小孩身上扔已经凉了的暖宝宝。事前吃的两版抑制剂渐渐失效,离开队友一个人坐上2号位的王子异恨不得立刻昏迷,睡前不玩手机都行的昏迷。

 

蔡徐坤走进录影棚的瞬间,王子异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醉了,是控制不住身体,想酒后做坏事的那种醉了。高浓度的伏特加在凌晨时分轻易地点燃了昏昏欲睡的现场,愈演愈烈的议论声和各色各样的信息素同时爆炸。

 

王子异只看得见蔡徐坤戴着浅色美瞳的眼睛,这么夸张又这么自然,真是人间...脑子里好像涌进很多形容词,却只是张大了嘴一片空白。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向那缕酒香飘来的方向,跨了出去。

 

王子异事后坚持这种生理反应是由于蔡徐坤作弊的酒味信息素。

 

蔡徐坤声称上场前自己特意多打了2针抑制剂。

 

Justin证明坐在第一排的自己都没有闻到空气中浓郁的麦芽的香气。

 

 

02

 

蔡徐坤走进录影棚挑眉的一瞬间就闻到了空气里暴涨的甜味,泛着奶香,他想自己竟然还有心思分辨这是旺仔牛奶还是娃哈哈,好像不是椰奶。这个omega在这种气味混杂的地方也不多打几针抑制剂,别怕是哪个小孩突然被刺激得现场分化了吧。

 

去往1号位的路上他尝到了维他豆奶的味道,甜度百分百,蓝色盒子的那款。顺着味道走到王子异跟前的时候,他看着那双黑漆漆圆溜溜的葡萄眼,脑子里一排弹幕闪过,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哥们儿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啊?

 

这个疑问严重影响了他的步伐,生生转了个弯,坐在维他豆奶的正前方。基于科学严肃的探究精神。

 

坐在4号位和5号位的练习生纷纷表示高岭之花的到来令人惊讶又兴奋,就是浓烈的酒香有点太刺激了。蔡徐坤眯了眯眼睛,“你们没喝过维他奶兑伏特加吗?”隔壁组的男孩咧了咧嘴角,“橙汁才是兑伏特加的吧?何况这里现在也没有维他奶。”

 

 

03

 

吃完午饭Justin和范丞丞照例来A班的练习室串门,吵吵嚷嚷在抢最后一瓣橘子。

 

蔡徐坤难得没有直接推门跟朱正廷他们一起闹,他拉着王子异站在逃生通道里,“我们组CP吧。”

 

王子异第一反应也是伏特加的标配是橙汁啊,蔡徐坤是不是该去找国家著名女演员那位大名鼎鼎的弟弟,这俩凑一块儿就是CP界的美帝啊!郑锐彬也挺合适,华谊的独苗,和蔡徐坤一个唱一个跳,华语trouble maker。还有那个身高担当192的卜凡,蔡徐坤在台上咬嘴唇的时候,他不就说自己要爱上他了。

 

蔡徐坤看他瞪着眼,像根木头一样杵着,开始给他头头是道地分析他俩是彼此最合适的人选。自己已经是第三次参加生存赛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现在的女孩也喜欢这些真真假假的暧昧不明。乐华三少是他飞升之路最大的对手,王子异的公司对他们也不太上心,再给他们花钱也比不上香蕉娱乐。他作为个人练习生,没公司没背景,要是没有超高话题度长期保证稳定的人气,节目组不可能允许他center出道。

 

“好。”

 

“我们俩都在A班,这是最好的机会...你说什么东西?”

 

“我说好。我答应你。”

 

 

04

 

怎么会忍心拒绝你呢?从你出现在我眼里的那一秒开始,我的梦想就从出道,变成和你一起出道。

 

更何况看见你背在身后绞着衣服下摆的手指,和听见我回应的时候,突然变红的耳朵。

 

如果你想听我的承诺2遍,我就说2遍。

如果你想听我的承诺3遍,我就说3遍。

如果你想听我的承诺100遍,我就说100遍。

然后,我可不可以亲亲你的耳朵。 

 

蔡徐坤低下头咬咬牙,“那你给我打个临时标记吧,做戏做全套,免费无害的人形抑制剂,不用白不用。”


王子异珍而重之得扶上那段白皙的脖颈,却只想大力捏碎它,把血肉全都吃下去,连骨头都做成最贴身的项链。

 

吻他。

占有他。

撕碎他。

 

撕碎他。

撕碎他。

撕碎他。

 

吻他。

 

 

05

 

蔡徐坤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值得被爱,有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有时候觉得自己有很多朋友,有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Justin选完歌发现和自己一组,没减速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时候,那份热烈的喜欢是真。


巴比龙第一次选center的时候,Justin投票给卜凡都没有投给自己,这份警惕的敌意也是真。

 

给Justin撕center贴纸的时候,王子异一直撕不开,他急性子接过来,撕完却不知道背面的废纸要往哪儿扔,王子异顺手接过去,没有丝毫迟疑地放进自己裤兜里。上一次他们俩在厕所苟且完以后,王子异找不到垃圾桶,也是顺手就把那包锡箔纸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四个队友离开的那天晚上,任他怎么开导王子异也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舔着他后颈的那块皮肤不肯松口。最后憋出一句要是自己淘汰了就回家当煤老板,赚了大钱捧他做中国第一偶像。

 

只有王子异才会把所有的多选题毫不犹疑地做成单选题。

 

他其实有点生气,他知道王子异舍不得跟他争,但他都放弃竞选center了,王子异怎么还不抓紧机会。


他其实非常生气,第一次登场就坐上2号位的野心男孩,现在因为所谓迁就自己而变得缩手缩脚,但又止不住享受充满罪恶感的愉悦。

 

原来大家都觉得王子异和蔡徐坤是同一个利益小团体呀。

 

王子异只是看着他气到泛红的皮肤,缓慢地释放了信息素,拍拍他的手对着Justin和卜凡说,“我们的Leader要多注意休息呀,竞演前可不能再过敏了。”

 

 

06

 

王子异再次拒绝永久标记的时候,蔡徐坤气得直接甩门冲了出来,郑锐彬站在门口给他俩守着,蔡徐坤低头说了声谢谢,就急急忙忙往楼道里跑。

 

郑锐彬走进寝室,拿出学生会主席标准的安慰笑容,演讲内容无非是宣扬这段为了梦想拼搏的青春时光的可贵。哪儿有没吵过架的情侣。24小时不间断的全封闭训练大家压力都太大了。最后拍拍他的肩,“更何况你们俩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儿不能来我们寝室解决?我给你们看门。”

 

王子异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在扎小辫子,靠着洗手台脸都没转,“坤儿挺多粉丝说我吸血,还因为我不给他投票了。他嘴上说不介意,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粉丝同时支持我们俩,但我不能做那个拦他路的人,他不能因为我受任何一点委屈。”

 

郑锐彬恨不得揪着他的辫子把人拎起来,“你都把人睡了,现在来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阿坤今年才19岁,喜欢...”

 

王子异突然转过头定定地看向郑锐彬,“你下了镜头都不敢跟朱正廷说话。把人快看着火了也就憋出个你好。”

 

郑锐彬倒是倚着门,坦坦荡荡地笑了,“你还能离开蔡徐坤吗?”

 

兴致来了还褪了褪领口,“我们坤坤,是性感的男孩,给你性感的爱。”

 

“王子异,你现在还能离开蔡徐坤吗?”

 

 

07

 

集体放风去吃海底捞的那天,周彦辰问朱正廷他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的,为什么从来没有人闻到过。Justin和范丞丞挡在朱正廷前面打马虎眼,“我们正正哥,连信息素都是仙子的味道。”小鬼突然喊了一句,“也没有人闻到过彬哥的信息素阿?”

 

郑锐彬抵着Jeffrey的胳膊抢肉,面无表情操着一口标准的播音腔,“是冰川的味道。北冰洋的气流啊!吹起一阵咸咸的海风,和冷冰冰的苦。”

 

周彦辰在舞台上直直摔下去的时候,郑锐彬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他努力说服自己这全都只是习惯使然的责任感。扶着周彦辰下来的时候,朱正廷在旁边急得不行,冲过来接住他肩膀上的人,也不顾地上多凉,跪下来就开始给他揉膝盖。

 

不是没有听过这样的传闻,PPAP舞台上那次十指相扣以后,周彦辰几乎和朱正廷长在一起,隐隐有超过Justin和范丞丞的势头。

 

蔡徐坤腻在王子异的怀里嘲笑他,“丞丞才17岁都知道要牢牢把握自己喜欢的人,郑主席这都快大学毕业了,还不敢约自己喜欢的男孩一起练舞。”

 

郑锐彬摇摇头,范丞丞和自己怎么能一样呢,范冰冰可是他的亲姐姐。不管看起来大家多平等,站在镜头前恭顺和气地拉票,范丞丞能挥霍的资本,他可一个都没有。这个节目的出道顺位对范丞丞而言,不过是为了以后的辉煌未来积攒人气,对自己而言,却是命运转折的唯一机会。

 

 

08

 

公司最初给Justin定的官配其实是朱正廷,两个少年在异国打拼,相依为命,年上养成系呀。

 

Justin还没来得及反应,倒是范丞丞听闻消息主动请缨,甚至联系姐姐事先找到节目组的高层,“节目播出以后我肯定会被凑对CP,与其被外人占便宜,还不如宣传我和Justin,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小鬼形容朱正廷每天要沿着各个寝室找Justin回家睡觉的这个举动,“充斥着老母亲的温柔。”朱正廷瞥了眼他的脑袋,想捶下去又怕扎手,只是踹他一脚,“Justin还有不到1个月就要满16了,说不定下一秒就分化了,很危险的呀。”

 

郑锐彬只觉得这几年朱正廷的控制欲真是有增无减,还是不允许事态有任何超出自己计划的可能。

 

都说朱正廷泽爱世人,散发着圣洁的光辉,但阳光对任何人都没有偏袒。他对所有人的热情与善意都大胆直接到不容拒绝,好像和每个人都能成为天降的挚友。组内排名拿了第一就笑,没抢到给粉丝的礼物就哭。 

 

当全世界的阳光只照着一个人的时候,太烫了。

 

他听到选手里有人私下嘲笑朱正廷是一个信息素没有足够甜美气味的omega,梗着脖子从来没有得过alpha的垂青。


他看到网上有人骂朱正廷急功近利,表面清纯可爱,其实吃相难看,三次center和颜值top都选的自己。

 

他想不通朱正廷这样的选择有什么错,来这个节目的哪一个练习生不是野心勃勃,只看得见最高处的那一把椅子。

 

可他已经不能像18岁那年把朱正廷压在床上,舔着他后颈泛红的那一小块皮肤,“你只能听见我。你只能看见我。朱正廷,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09

 

蔡徐坤走进练习室的时候,照例搂过朱正廷的脸蛋,响亮地“啵”了一口,凑到他耳边鬼鬼祟祟,“王子异搬到那位的寝室去了,得,彻底成一佛堂了。”

 

朱正廷只觉得好笑,18岁那年郑锐彬还只会用信息素说话。刚刚性成熟的alpha羞于表达自己的心意,更不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

 

看到自己和室友搭着胳膊都能刮起北风,道歉的时候也不肯开口,只是扬起阳光下冰川融化的甜。

 

最后一次在机场分别的时候,郑锐彬把他堵在第一次相拥的厕所隔间里,接了一个长长的吻,信息素爆裂到引来了一串保安。郑锐彬却只是把脸埋在自己的脖子里无声地哭,说他小时候没怎么看过下雪,去首尔了能不能多给他拍几张照片。

 

 

10

 

朱正廷病倒了。

 

高强度的训练加上突如其来的感冒病毒,朱正廷在发情期的前一天,病倒了。

 

Justin把范丞丞和黄新淳都赶了出去,说在韩国的时候自己都习惯了,非要一个人趴在床边守着朱正廷。范丞丞在外边急得捶门,催他自己也在敏感的分化期,要是两个人一起发情了怎么办。

 

Justin第一次听清朱正廷迷迷糊糊喊了两年的名字,是郑锐彬。

 

朱正廷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和郑锐彬滚到床上去的,他闭上眼睛,满目都是火红的光,屋子里的温度熏得Justin睁不开眼,踉踉跄跄跌坐在地上快要晕过去的时候,郑锐彬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瞬间Justin尝到了呼啸的风,朱正廷却好像被触到了开关,在他睁开的眼睛瞬间,郑锐彬温柔又不容置疑地把坐在地上的Justin同学,原封不动地,挪了出去。

 

 

11

 

年少的时候在中戏后门的胡同拐角里,在上海梧桐路尽头的小旅馆里,在开往广州昏暗的通宵火车里,郑锐彬也没咬下过那最后一口。

 

他总告诉自己时间还长,他不能把朱正廷太早捆绑。更何况朱正廷的梦想是当偶像。


偶像是没有资格谈恋爱的。

 

在电影院再次见面的时候,朱正廷的发情期已经结束了三天,张PD来给他们讲品牌文化的重要性,题目是用主角的名字猜电影名。


唯一一个全场统一的答案,是Jack之于泰坦尼克号。

 

朱正廷摸摸自己光滑的后颈,想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郑锐彬,17岁的尾巴他在东棉花胡同里看见他的第一眼,自己就已经心甘情愿乘上那艘沉默的巨轮,义无反顾地撞上了冰川。

 

 

12

 

范丞丞一直对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不太满意,总觉得没有大多数alpha那么威慑四方,怎么着自己也该是个麝香味的人形移动春药。直到他遇见王子异,两个姓山的老实人拜了把子,一起掬一把辛酸泪。

 

在范丞丞还没分化以前,Justin一直设想范丞丞的信息素会是橙子味的,闻起来有淡淡的甜。朱正廷和他背着范丞丞讨论,发情期的时候橙子味是会变得更甜还是会变酸。

 

范丞丞言之凿凿地说Justin一定会是一个柚子味的alpha,正好清清他整天吃那么多零食的浊气。


15岁那年Justin的一纸判决打碎了范丞丞做个算命师傅的美梦。

 

Justin倒是无所谓自己的第二性别。


14岁那年,16岁的范丞丞第一次让出自己全部的魔芋爽,让他先挑味道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遇上了后半辈子都可以一起吃鸡的战友。

 

 

13

 

巴比龙组第一次坐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湖南人和山西人看着Justin往外挑菜,打趣他,“丞丞那股蜂蜜味儿你都受得了,这个糖醋丸子你还嫌甜呐。”

 

Justin专心致志地挑着面里的葱花头也没抬,“这种人造糖精这么腻,怎么能跟丞丞的味道比。”

 

别人问我你到底有什么好,千万个理由里我却只能说得出一句,你真的很好。

 

大多数时候Justin觉得范丞丞就真的像平时生活里看起来那么傻,整天乐呵呵的,就连出道也不怎么在乎。


少部分时候Justin觉得范丞丞到底是在娱乐圈大姐头教育下摸爬滚打长大的,该霸道总裁的时候毫不迟疑,背地里瞒着自己肯定耍了不少滑头。


极少数时候Justin觉得自己已经被裹在蜂蜜织成的爱里,越来越窒息,怎么挣扎都逃不出去。

 

 

14

 

卜凡说灵超是自己“唯一的弟弟”,岳岳给灵超递一个送给粉丝的礼物盒都要背过身去,小心翼翼地保护小孩的自尊心。


更别说那个清清瘦瘦的高个男孩。

 

Justin一度怀疑木子洋持着他那套“他还没看过世界,我不能这么自私地利用他的天真”的狗屁理论,都没有贴着后颈闻过小孩的腺体。

 

21世纪哪里还有什么都不懂的17岁小孩。


死死盯着木子洋转过身和王子异说话的时候,第一次淘汰现场旁若无人给木子洋系扣子的时候,一群男孩挤在墙角不知道谁把手放在木子洋膝盖上的时候。

 

好像也没人说过木子洋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嘛。

 

 

15

 

16岁的生日那天,Justin偷偷把范丞丞一个人叫回了房间,锁上门窗,拉上窗帘。

 

“丞丞哥哥,我想喝蜂蜜柚子茶了。”

 

 


评论(20)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