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彬廷】百分之三 01

预计四更完结。

过去进行时的歌词节选自《真相是假》,前任大厂聚首,默契人后炮友。

现在进行时的英文台词节选自《剧院魅影》,彬在2017年11月27日发过一条微博,“也算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想演魅影的梦想了吧”。

时间线半AU,大量插叙倒序,如果引发任何不适全是我个人ooc。

本章私设点赞又取消的跳舞视频是202直拍。

——————————————————————————

Prologue


This is the very Chandelier

which figures in the famous disaster

Our workshops have repaired it and

wired parts of it for the newelectronic light

 

朱正廷领着六个西服笔挺的弟弟走进录影棚的时候,只剩第一排还有连着的7个位子,眯了眯眼睛算好最短的直线距离,微微欠身呼了口气,山大王目不斜视地朝着正前方进军。


落座之后手往后顺了顺衣服下摆,挺直脊柱,抬起下巴,正视前方,一秒钟都没耽搁就挂上了商业微笑。

 

黄明昊回头瞄了眼最高处的那把椅子,用胳膊肘捅了捅朱正廷,示意他凑近点,“报告队长,敌人出现在左后方。”朱正廷抬起眼皮白他一眼,右手伸到黄明昊西服外套里头狠狠掐他腰,柔声细气弯起眼角,“暖宝宝贴贴好,别掉了。”

 

范丞丞也戳了戳黄明昊的腰,眨眨眼睛示意郑锐彬正伸长了脖子往他们这个角落瞅,朱正廷立刻眨着大眼睛凑了过来,摇着脑袋对着黄明昊撒娇,“我想印在你的脸上。”


紧张得瞥了一眼镜头,说不说话都不合适,朱正廷还不依不饶冲他扭了扭肩膀,黄明昊悄悄地,不露声色地,把屁股往范丞丞的方向,挪了一点点。

 

郑锐彬重新杀进A班之后,朱正廷就从每天练习到最晚的练习生,变成了每天练习到最晚的两个练习生之一。


两个完全不熟,天天比赛谁练到更晚,一前一后陪伴着走回宿舍,没有任何语言交流,也没有任何肢体交流的练习生。

 

朱正廷每天晚上练习到11点40分的时候,会铺上围巾蜷在地上睡20分钟的觉。郑锐彬悄悄在他脑袋旁边放下枸杞红枣茶的第五个晚上,朱正廷不动声色地把脖子向前伸了伸,小心翼翼地撅了撅嘴巴。


滚烫的,熟悉的鼻息打在自己颈边,朱正廷差点要弹起来捂住胸口快跳出来的心脏,默默嫌弃自己,明明更亲密的事都做过几百遍,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可能降落的吻就紧张成这样。

 

郑锐彬只是看着朱正廷皱起来的眉头,给他拉了拉外套,这么多摄像机还放在这儿呢,这小子都在想些什么呀。如果精明勇敢又勤劳的Justin在场,就能发现模范标兵郑锐彬同学,耳朵红了。

 

范丞丞拿小白熊帽子挂住宿舍里的摄像头,叼着维他豆奶,歪在床头对黄明昊嚷嚷,“我刚刚看了个微博,97%的情侣复合以后都会因为第一次分开的原因二次分手,第二次复合以后再因为第一次分开的原因三次分手,只有3%的幸运儿能克服千难万险,跋山涉水取得真经。这个过程通常要反复7次,才能迎来最终的大结局。”

 

黄明昊盘着腿趴在床上,假装专心致志地写练习日记,声音大得生怕坐在桌子前贴面膜的小队长听不到,“那我们队长和主席几次了呀?”范丞丞翘了翘兰花指,捏起嗓子,“如果小的没记错,怕是已经6次了。”

 

朱正廷回头赏了他俩一左一右两个白眼,“怎么?在一起了嫌我碍事儿了呗?急着把我赶出去好二人世界了呗?快点喝完了刷牙睡觉,明天就要第一轮小组选人了。”

 

自从发现朱正廷每天中午都会来Can’t Stop的练习室检查他俩的进度,黄明昊就和范丞丞制定了严密的作战规划。

 

范丞丞一看到朱正廷出现在门口,黄明昊就会把手搭上郑锐彬的肩膀,想着俩人起码也能打个招呼。谁知道朱正廷真就这么不给面子,在镜头前对着郑锐彬递来的橄榄枝也爱答不理。郑主席倒也不生气,转头朝他俩笑笑,给他俩开小灶带的奶茶还是一天不落。

 

“哥你也别太过分了,镜头前你俩好歹也一起在A班待过。”黄明昊写完今日份的练习日记,合上本子,把笔递给范丞丞,“不熟不是针对。”范丞丞鼓着腮帮子点头,“前几天等级再评价,你上台阶的时候就差没拍开彬哥的手叫他滚了。”

 

朱正廷把敷完的面膜纸撕下来,捏吧捏吧就往范丞丞手上砸,“Justin说什么你都说对。”

 

朱正廷每天晚上会沿着一间间寝室找Justin回家,如果只剩郑锐彬那间寝室没敲门,但还没找到Justin的时候,就会原路返回,支使范丞丞出来叫人。

 

直到范丞丞跟黄明昊这两个小机灵鬼同时叛变,每天晚上非得一起赖在郑锐彬的寝室,等到凌晨2点朱正廷等不及了,亲自上门捉人,才揉揉眼睛说刚刚不小心睡过去了。

 

凌晨2点18分,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朱正廷其实有一点期待。

 

只有那么一点点。

 

把睡衣下摆往上拢拢,把裤腰再往下拽拽,露出一截精实紧致,白得晃眼的腹肌。

 

自己就穿着睡衣,一动不动站在他跟前,郑锐彬却只是低着头,“明昊和丞丞在我那儿练完歌睡着了,我看孩子们确实累了就没叫他们起床,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朱正廷侧身皱了皱眉,“那你进来给他俩拿个毯子吧?”

 

郑标兵的脚还是没向前挪动一毫米,偷偷抬了抬眼皮把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又从脚到头扫了一遍,“没事儿,他俩盖我的被子就行。”

 

朱正廷扯扯袖子,“那要不你今晚就在这儿睡吧,睡Justin的床。”

 

郑锐彬踢踢脚尖,“如果你准备好了。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屋子里有点乱,进来吧。”

 


 ——————————————————————————

回头看最多  只心上一块疤

在假相中赖着不走的  才是傻瓜

 

“我不要你让着我!”朱正廷坐在床上抱着腿,头埋在膝盖里,努力克制着肩膀上下的耸动,声音里都掺进了一捧沙,“你不要每次都开这种玩笑!我不需要你让着我!”


郑锐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抬手就想把对方往自己怀里揽,“那进去以后我们就当做不认识对方好啦。”朱正廷一把拨开他的手,抬起头盯着他的眼角都泛着空,眼眶里噙满了泪,咬着牙从唇缝里憋出一句,“我们本来就不认识。”


跳起来抓过手机和外套,鞋跟都没提,拉开门就要往外跑,从喉咙里挤出来两个字,“分手。”

 

抬手,关门,落锁。

 

郑锐彬今天就是不想追着去安慰他,倒也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大概因为最后一次联排持续了8个小时,他好像有点累了。

 

明明几分钟前告诉他这次要一起参加生存战,小老虎还高兴得不得了,摇头晃脑就往自己身上跳,嚷嚷第一次自由组合一定要跟他一组。

 

2017年11月27日凌晨,在郑锐彬短短20年的人生旅程里,即将首次戴上白色面具的当天凌晨,朱正廷和郑锐彬刚刚达成了分手地图的第6次成就。

 

时间往前拨动7个月。

 

“现在发表最后获得国民producer们选择的35等练习生。”Justin扣进自己手间的五指又捏紧了一些,朱正廷没抱什么希望地舔了舔舌头。


“OUI金东汉 练习生。”朱正廷拍了拍缠在一起的拳头,歪头眨眼冲Justin抿了一下嘴角,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点点头,“海底捞。”

 

收拾行李的时候工作人员来发手机,朱正廷摸着10天没见着的“全幼儿园最可爱”,终于露出淘汰后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这段时间麻烦大家照顾了,谢谢谢谢,真的辛苦了......”关上房门后都顾不上整理箱子,忙不迭摁下电源键,推送界面立刻弹了出来。

 

“嘀——您的悄悄关注发送了一条新微博:我刚刚在Mnet赞了‘朱正廷“POP”直拍’,推荐你......”

 

“哥!哥!刚刚是不是有人来还手机了?”Justin在厕所里听到“手机”两个字,手都来不及擦就兴冲冲推门冲了出来,“哥?我手机呢?Vetements那款限量再不买就没了。”朱正廷没搭理他,抓着手机发愣。

 

黄明昊低头看了一眼朱正廷的手机屏幕,“主席哥哥给你的直拍点赞了?”右手在衣服下摆随便蹭了蹭,连戳几下屏幕,“您查看的微博不存在。”

 

愣了两秒,胳膊绕上朱正廷的脖子,缠着人就开始晃,扯开一个嘴角咧到耳朵根的笑,“正正哥哥!快点收拾完,我们去吃火锅啦!”朱正廷吸了吸鼻子,按下屏幕键把手机倒扣在桌上,扯开黄明昊的两条胳膊,踹了他屁股一脚,“去!把床底下你藏的芝士饼干都交出来。”

 

凌晨3点30分,首尔的一个寻常夜晚,隔壁床的Justin半截小腿荡在床垫外面,轰隆作响的火车已经行驶了3个小时。朱正廷闭上眼睛,把脸都裹进被子里,失眠了。

 

半年了。

 

这是他在郑锐彬和他第5次分手后,第一次抓到对方还实时关注着自己的动态。手伸到窗台上去摸手机,碰到冰凉的大理石台面又抽了回来,自己先绷不住还不知道给那只狮子美成什么样。

 

在心里数了817只羊,还是咬了咬嘴唇,把被子从脑袋上拽下去,抓过手机点开置顶“郑锐彬”,输入“你为什么给我点赞又删了?”,点击“发送”。立刻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现在北京也已经2点半了,养生标兵肯定已经睡着了吧,不会立刻回复的吧,要不还是撤回吧。

 

手机隔着枕头“滋滋”震了两声,手指在枕头底下扒拉半天,深吸一口气戳开新消息,“怎么还不睡?”


嘿,你小子不也还醒着吗?刚要点开对话框,新的消息又弹了出来,“你怎么凌晨3点半还能玩手机?你出来了?”

 

手指戳在键盘上不知道怎么回复,手机就“嗡嗡嗡”地震了起来,把嘴巴凑到听筒旁边,拍了几下屏幕,按下接听,“你等等我拿个耳机,Justin睡了。”

          

“你做得很好,舞台也很好,练习也很好。”郑锐彬轻轻柔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的时候,朱正廷忍了一个晚上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不敢出声,更不能起来开灯,怕吵醒黄明昊。只是咬着被角不肯松口。

 

“你真的做得很好。第一次参加生存赛没有经验,下次,下次一定能出道。”手指贴在屏幕上,拂过距离1000公里以外的男孩,收起视频界面,点开对话框,“下次你会陪我吗?”

 

“乐意至极。”朱正廷在黑夜里都笑没了眼睛,把手机贴上胸口,麦克风凑到唇边,用气声轻轻说了一句晚安。

 

“我也爱你。”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