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彬廷/异坤】恋人已满 04 完

几个宝贝都太好了,他们值得吃上偶像元年的第一块饼。

异,坤,彬,廷,丞,昊,妈妈的心头宝真是一个都舍不下。

不想看到彬连决赛都进不了,求求大家多注册几个号救救孩子吧。

ooc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

01

02

03

04


朱正廷从镜子里看着身后那人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双手绞着裤边,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呼吸的频率和对方的脚步声重叠,心脏好像下一秒就会从嘴巴里跳出来。


郑锐彬从镜子里看着身前那人乖巧地低下头,露出一截纤细修长的颈,明明紧张得不行,从耳朵到脖子都泛上了红,还用力挺直了背脊,活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嗒。”

停在身后20公分的距离,手指捏上项链搭扣,热意顺着贴近的皮肤流进血液。郑锐彬向右前方微微侧头,冰凉的嘴唇凑上滚烫的耳朵,“你能不能自己撩一下头发?”

说完立刻收起身子,又规规矩矩站成一棵笔直的青松。

四指推着头发往上,拇指沿着项链往后,摸索着叠上那人的手指,指尖缠着指尖。

“咔哒。”

拎起链子的两头,微微弯腰,头发蹭上脖子,扯下吊坠,把项链放进对方手里的时候,中指还顺着掌心的纹路摁了一下。

“他亲你了?你脸这么红?”郑锐彬刚推门出去,蔡徐坤就拉着王子异从拐角冲了进来,一只手还不忘捂着王子异的眼睛,“怎么样?他有没有起反应?”

朱正廷撇撇嘴,捞起衣服穿上,“什么反应?”

王子异拿下蔡徐坤轻轻拨弄自己睫毛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一口,“男人的生理反应。”

朱正廷花容失色,“王子异你是不是跟着蔡徐坤学坏了!”

“(好友圈)马鞍山第一女婿:我好像在现实生活里喜欢上一个人。”

 

微博成功发送不过3秒,身旁的手机就响起了特殊关注的提示音,朱正廷戳进消息愣在当场。黄明昊连忙拽过他凑上监视器,美曰其名检查摄像老师刚刚有没有拍到自己偷吃零食。


朱正廷红着脸,若无其事地靠上自己肩膀的时候,郑锐彬不动声色朝旁边躲了躲。看着小老虎突然泛红的眼眶,非常有成就感地勾起了嘴角。

 

原来舞娘的喜悲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真的比想象中还要快乐一百倍。

 

最后一期庆功宴结束,朱正廷和他三个小队友非要拖着郑锐彬一起去蔡徐坤家续摊。果不其然,车子开进了劳务合同上王子异同学登记的家庭住址。

 

打开门,墙上挂着一副4米×3米,蔡徐坤和王子异,半裸拥吻的巨幅照片。

 

呵,男人。

 

朱正廷和蔡徐坤对视一咪眼,灌!能灌上床最好,就算滚不上床,起码也得逼着这个木头桩子承认他喜欢自己。

 

谁成想,道德标兵名不虚传,一杯烧酒炸弹就晕得迷迷糊糊。

 

黄明昊和范丞丞一左一右拖着他扔上床,郑锐彬突然掏出手机站了起来,开始声情并茂大声朗诵自己的微博。每读完一句结尾的哥哥我爱你,朱正廷就往门后面,更缩进去一点。

 

“你别念了!”在郑锐彬说到第12次的时候,朱正廷“哗”地一下冲到床前,手忙脚乱去捂他的嘴,整个人像刚从温泉里捞出来似的,全身肉眼可见的地方都红得发烫。

 

郑锐彬猛地跪下把他扯进床里,双手扣着肩膀,整个人罩在他身上,转头瞪向举着手机摄像的蔡徐坤,“这样的正正只有我一个人能看!”

 

四个祸害前脚刚踏出卧室,郑锐彬就立刻直起身子锁了门,一手按住朱正廷的腰,一手从包里掏出IPAD放在他面前, 打开播放记录里朱正廷的首只个人MV。

 

低头舔舔通红的耳廓,腰间那只爪子溜进裤子往下滑,另一只摁下手机解锁,捏着那块荧光屏怼到朱正廷眼前,哄着他念自己最新发布的微博,“#朱正廷#看到我们正正哭才知道什么叫美人如玉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虽然很心疼哥哥,但是本禽兽真的恨不得当场exeuxhehxuw......"

 

朱正廷盯着屏幕两眼一黑,郑锐彬就挺着那杆枪,隔着裤子往他身下顶,“哥哥,如果你不念的话,我现在就发微博说你艹粉。”

 

朱正廷耷拉下嘴角翻了个白眼,委屈巴巴地吸吸鼻子,“看到我闷ruaruarua......我爱里。”郑锐彬重重咬住他的下唇,放开,又轻轻舔过自己新鲜印上的齿痕,“你说什么?听不清。”

 

“你倒是冲啊!”




评论(7)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