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彬廷】Doipatch

私设逻辑死 无脑ooc

——————————————————————————

郑锐彬第一次听到“朱正廷”三个字是赛前演讲,公司点着照片给自己介绍重点竞争对手。漫长的人生简介里他就只记住了“上戏第一”这个名词,微博搜索了一下敌情,感觉对方确实跳得挺好,随手点了个赞。被经纪人发现以后要求撤销,他也乖乖听话。


他指天发誓自己在见到朱正廷的第一眼,除了觉得这个人跳得比视频里还标致,腰是腰腿是腿的,别无他想。


朱正廷第一次听到“郑锐彬”三个字是Justin拿着手机,有鼻子有眼地八卦“中戏校草”是自己的小粉丝,不仅给他“致命诱惑”的视频点赞,没过多久还心虚地取消了,“这就是蓄谋已久啊朱正廷!你要小心你的屁股!”


他指天发誓自己在见到郑锐彬的第一眼,除了觉得这个小粉丝长得真帅啊,唱歌好像也挺不错的,别无他想。


还有Justin反复强调的,他多有一箱牛奶卷。


正式投入训练以后,朱正廷一度认为那位中戏校草给他点赞的行为,只是误操作。左叶都知道抓紧机会在蔡徐坤面前混个脸熟,人家郑主席从头到尾根本没正眼看过他。


Justin第一个在排练间隙发现lofter上出现了郑锐彬和朱正廷的同人文学,tag的名字叫“彬廷”。他兴致冲冲地给范丞丞分享这个cp的别名,叫“学院江山”,两个人捏着对方的胳膊笑成一团。


谁料当事人恰好走进来给他俩开日常小灶牛奶,放下纸盒轻飘飘得来一句,“不好意思,可以不要把我讨论进这么基的东西吗?我是直男,谢谢。”


他和朱正廷在镜头下还从来没说过一句话。甚至对方留在A班走上台阶的时候,都刻意忽视了自己伸出去的示好的手。


也许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是不太喜欢自己的吧。


“那他每天盯着正正,一被发现就转头,是在拍什么言情偶像剧。”Justin愤愤不平地跟范丞丞咬耳朵,“恐同即深柜。”


两个人穿着粉色卫衣站在舞台中央,朱正廷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个泡泡机,郑锐彬就配合地伸手去接。兴奋得想一把搂住对方的脖子,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和对方是粉丝眼中“正在恋爱的关系”。


手虚虚环着那段纤长的脖颈停在空中,倒是青年大大方方把他揽进怀里,扯着他又笑又叫地跳了起来。


郑锐彬在跃动的视线里只看见了一枚熟悉的纹身,那只在粉丝眼里被自己亲吻舔舐过无数次的蝴蝶。


第一次淘汰后大厂陆陆续续走了三十几号人,王梓豪走的那个晚上,郑锐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祈祷下一次自己能更幸运一点。


翻完所有关注人的微博,又三心二意地浏览完热搜,他鬼使神差地搜索了“彬廷”。直观的文字和图片比言语带来的冲击力大得多,郑锐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看向对方的眼神那么灼热,那么直接,又那么小心翼翼,在粉丝的笔下甚至像卡西莫多守护着他的艾丝美拉达。


他刚扶着周彦辰从舞台下来,朱正廷就立刻冲过来跪在地上给对方揉膝盖。


二十年的标兵第一次在舍己救人的念头前,出现了陌生的,愤怒的,不积极的想法。朱正廷知道现在网上自己和周彦辰的cp很火吗?他知道自己为周彦辰这样紧张会给粉丝创造多少想象的空间吗?


事后Justin当着他的面,堵着朱正廷嘻嘻哈哈,“彦廷发糖啦!”乐华小队长也只是瞪他一眼,看起来怎么都有几分心事被拆穿了的甜蜜味道。


原来那人不介意和自己的“漫天绯闻”,根本不是因为传绯闻的对象是自己。


知道恐怖箱和朱正廷分在一组,郑锐彬不是不忐忑的。


知道恐怖箱和朱正廷分在一组,郑锐彬不是不期待的。


他想过对方会不会吓得拽住自己的衣角,他上前一步就能做他的骑士。或者靠上自己的肩膀,他只要稍稍低下头,就能吻上颈后那块白皙的皮肤。甚至缩进自己的怀里,他的手只要往下一厘米,就可以抓住那截白得晃人,总是在眼前挥之不散,盈盈一握的细腰。


结果被跌倒在地的朱正廷捏着手腕往下拉的时候,他楞是呆得一动不动,不敢顺势反手握住对方莹白的手腕,也不敢直接甩开对方攥紧自己袖口的手,初中军训的口号都在脑子里滚了八百遍,耳朵到底还是烫得通红。


更不敢跟着卸力跌下去。


会覆住那只蝴蝶。


他好像已经看见了视频播出后lofter上学院女孩的艺术创作,“腹肌贴着腹肌,垂眼就能看见闪动的睫和甜软的唇,对方探出舌尖以示邀请,仿佛连身下两杆枪摩擦的水声都响了起来。”


整蛊房间里朱正廷从他手里毫无顾忌地抢过答题板,他甚至有些许雀跃。他在乐华小队长的心里还是和其他需要照顾的弟弟不一样。他是值得信任的,值得依赖的,值得托付的,足以让对方恃宠而骄的。


又忍不住一遍遍地想,如果摸猪的时候,周彦辰也在朱正廷身边呢?他被吓到的时候,第一个会拽过自己,还是会奔向对方。


郑锐彬走进练习室的时候,Justin正大肆宣扬那段“彦归正传”的定情场面,蔡徐坤更是来回摁着进度条,“我也想听仙子说爱我。”腻在王子异的怀里摇着白色的脑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老实人眯起的眼睛和抿起的唇角。


什么老实人!骗子!都是骗子!


只要功夫深,没有开不了花的铁树!


Justin和范丞丞拽着手机打打闹闹,小孩被夺命连环脚锁着胳膊还死性不改地喊,“朱正廷爱黄明昊,黄明昊爱朱正廷!”范丞丞倒是乐得光明正大托起屁股就打,哄得小孩咯咯直笑,“黄明昊最爱!最最爱!最最最爱!范丞丞!”


酸!牙酸!眼睛酸!整张脸都酸得皱了起来!


广东人深刻反思是不是刚刚在食堂吃的菠萝涩口来得太晚。这北方啊!不到季节的水果就是不能吃,都在北京待了三年了,怎么还没记住这个道理。


还是要怪朱正廷!要不是他出现在自己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多女孩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画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画!


而且朱正廷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大家不是都说他喜欢的是自己嘛!整天在外面招花惹草,公司内外片甲不留!Justin才16岁啊!和范丞丞竹马竹马两小无猜他就别去打扰了吧?哪儿有自己这只差了一岁的年下小狼狗合适!


真的不能怪他那天下午排练全程都跟不上注意力。


毕竟谁能在粉丝给自己拉郎的,长得很好看,跳舞也很好看的男朋友,和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说爱的野男人,在自己面前你耕田来我织布,共同练习挥洒汗水的情况下,还能心平气和地唱歌呢?


录单人采访的时候Justin排在他后面一个,朱正廷又按照惯例早早到场,等着结束后带小孩去食堂。郑锐彬刚张开嘴,打招呼的手举到一半,就看到周彦辰也跟在那人身后一晃一晃地走了进来。


就整个人都是散的你知道吗!


连Justin叼着小面包跳进来,他都没力气撞上去假装抢食。


朱正廷等到对方头也不回地离开录影棚,毫不犹豫地踢上Justin那根粉丝口中白净修长的胫骨,“就你出的馊主意!我看就是我跟彦辰当街打啵有些直男都不会吃醋!”


粉丝投票靠后,他可以努力练习,争取下一次献上更好的舞台。


在朱正廷心里的排名靠后,他束手无策。也许不是靠后,而是根本都还没登上那块,他最想刻下第一名的排行榜。


中戏的骄傲第一次没精打采地回到寝室,气鼓鼓地打开lofter想寻求安慰,居然一篇吃醋开车文都没找到。


是这届的学院女孩不行了还是我郑锐彬提不起刀了?


大家都没粮食吃的时候怎么办?郑锐彬展现了一个优秀的好主席应有的素养,自割腿肉。


打开编辑页面,从事件发酵到心理郁结一路行云流水,顺到“郑锐彬直接把朱正廷扔在了床上”却犯了难。然后呢?是不是该直接把他的手绑在床头,粗暴地堵住他的嘴巴,让他永远也说不出别人的名字。还是抵在枪口死活不进去,逼他承认最爱的人是自己。


但他值得最好的,最温柔的,最虔诚的。吻遍他的每一根发梢,吻去他的每一滴眼泪,被轻柔地拢在身上,他主宰你的进,他主宰你的退,他主宰你的全部爱欲。


手指钉在键盘上来来回回,到底没打下一个字,一张脸倒是因为千百种想象臊得通红,脑子里嗡嗡嗡地持续性耳鸣,连房门被推开又上锁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熟悉的温吞嗓音缠缠绵绵地灌进胃里,“郑锐彬直接把朱正廷扔在了床上,朱正廷抬头啃上他的下巴。”


手指从腰间一路敲打过去,颤栗的酥麻从尾椎骨沿着脊柱冲向头皮,“手也没闲着,帮他把汗津津的训练服脱了。”


青年侧坐在他身上,挪了挪屁股,“两条腿缠上他精实的腰。”


抬起对方的手帮自己蹬下运动裤,指尖拂过腿根中间那团炽热,“是不是应该先脱裤子?”


一条腿终于跨过那棵青松,就着姿势往人胸前贴了贴,对方吐息的热气都被自己吞进舌根,“不会写的话,我教你啊。”




评论(4)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