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皇权富贵】蝴蝶眨几次眼睛

只是为了完成自己无聊的脑洞 重度重度ooc

你不知道的事。

——————————————————————————

2018年1月份以前,全乐华都知道Justin是范丞丞最好的兄弟。


2018年1月份以后,全中国都知道Justin是范丞丞最好的兄弟。


范丞丞在诸多公开和私人的场合,都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两人的初识。艺人总管领进他踏进玻璃门的那一秒,镜子前坐着的六个小男孩都齐唰唰抬起了头。一路上看了太多或艳羡或讽刺或不屑的目光,只有那个染着金发把刘海扎成一揪,穿着蓝色背带裤的小男孩,看向自己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又热烈的天真,夹带些许好奇,又裹挟着一点对竞争对手的警惕,谈不上善意或恶意,就只是在看一个普普通通的新晋练习生。


感觉到他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几秒,金发小苹果举起放在屁股后面的小腰包晃了晃,“呀!我们俩的包是同款哦!”


日日夜夜见得最多的都是对方漂亮的脸,训练累了就手脚交缠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睡觉,深夜回到宿舍同时从朱正廷手里抢最后一根辣条,又一左一右被拽着领子拖回去打屁股,年龄相差不足两岁的范丞丞和Justin成为全公司最好的兄弟,是2017年春天最稀松平常的事。


参加节目前公司希望他俩炒作官方CP的请求也并不过分,只需要把平日生动鲜活的打闹挪到镜头下,17岁的范丞丞早就习惯了藏匿在铺天盖地的长枪短炮后加倍审视的目光。


范丞丞的确是个非常称职,甚至够得上出色的营业伙伴。


第一次对决舞台看似无意划过Justin蝴蝶骨的指尖,放送粉丝福利时习惯成自然地给Justin拿下嘴里衔着的塑料包装,深夜录音时发觉Justin在自己身后故意塞进对方手里的大衣布料。


看着徐圣恩跟在范丞丞身后走出电梯,环着腰把自己的手塞进对方手里的时候,黄明昊在拥挤的人潮里把手揣进大衣口袋,第一次全程回避了粉丝的镜头。


节目进行到只剩20个人的最后逃杀,黄明昊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第四个没听见火车呼啸而过的呼噜声的凌晨,范丞丞翻下床摸进了他的被子,抿着嘴皱起脸笑得像一只餍足的猫,“我想吃辣条了。”


牵手走出全时的瞬间镜头隔着栏杆响成一片,范丞丞看着吹进冷风还不甚清明的黄明昊,蹲下来给他松开的鞋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祖宗哎,我都没给我女朋友系过鞋带。”


橘子专访只邀请了他们俩和朱正廷,被问到能不能解锁彼此手机的时候,Justin犹豫再三还是说了他解不开自己的手机。范丞丞看着小孩委屈巴巴垂下嘴角,迎着他闪躲又渴求的目光,摸了摸鼻子。


范丞丞最好的兄弟Justin从来没有邀请过范丞丞在Justin的手机里输入过自己的指纹,他们俩谁也没有资格指责谁。


他能知道对方的密码,不过只是因为每天晚上手机的主人趴在自己床头时,心跳的声音太响,吵得他整夜不得安宁。


在知道黄明昊那点不足为奇的小心思以前,范丞丞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弟弟,这个比自己还小了两岁,只身在异国他乡挺过口诛笔伐,太过懂事到招人心疼的弟弟。


2018年4月那个充满瑰丽彩虹色的晚上,16岁的黄明昊被小猪队长允许喝了3 shot的伏特加,借着酒劲把两条胳膊紧紧缠上范丞丞的腰,闭上眼睛撅起嘴巴,等了十秒却没有等来一个吻。范丞丞的虎口抵着他苍白的手腕,第一次用粉丝口中惯有的清冷眼神看着他,“抱够了吗?闹够了就松手吧。”


温州人的机灵刻在骨子里,那晚以后黄明昊在粉丝面前还是和范丞丞有着“暧昧关系”的Justin, 在镜头后却连一声去了姓的“丞丞”都再没叫过。


组合出道后2个月就是范丞丞18岁的生日,两个星期前公司就各种明示暗示他们要过夜应酬,Justin一个不落地挡了下来,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小孩有点陌生的世故,心里更是泛起几分肮脏的厌恶。


对于黄明昊传递的疏离的善意,更是毫不愧疚地照单全收,说到底他也没觉得他对他,是顶着风雪行使了多大的保护。


17岁的第一个凌晨,黄明昊坐在厨房里思考到底要去哪里念大学,范丞丞半夜从房间里摸黑出来找水喝,打开冰箱的时候被一截抵着橱柜的小腿绊了一下,惨白的灯光在黑夜里映得黄明昊的脸亮得惊人,引诱他凑上去,印下一个吻。


Justin想起4个小时前在晃得刺眼的白炽灯里许下的心愿,他思考了自己要去什么样的大学念书,犹疑毕业以后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是继续做偶像,暗自发誓一定要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


只是当那颗星星终于停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才发现在自己设想的未来里,从来都没有范丞丞的位置。


全中国人民谁没有听过著名女演员那句传遍大江南北的“我就是豪门。”


组合出道一周年那个晚上,范丞丞穿着睡衣在黄明昊门外冰凉的地板上坐了一夜,没等到小孩半夜起床去翻冰箱。


人生的前十年都有那位光芒万丈的姐姐精心呵护,在国外的几载光阴更是养成了他简单直接的心绪,即使遭受铺天谩骂,他到底也从来不用委屈自己去讨好任何人。18岁这年,范丞丞终于看清这个家庭深陷其中的娱乐圈的真实面貌,或者用一种比较矫情的说法,这个冰冷的势力的残酷的现实社会。


18岁的最后一个小时,他终于还是站在了Justin的门外,手掌贴在门上犹豫再三,到底下不了决心摸上那根金属杠杆,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呻吟,“昊昊,你太大了。”两只脚明明在往后退,指节却不小心拍开了把手,Justin立刻拉起被子围在两人腰间,露出一截裸露的小腿和一双纤细的足。朱正廷套着他形影不离的Gucci小白T骑在Justin身上,仰着脖子哼哼哈哈。Justin眼睛里满是蒸腾的水汽,双手沿着胳膊向上,抓紧了大了他六岁的哥哥的肩膀,“怎么,丞丞哥哥也想要吗?”


范丞丞快要咬碎一口银牙,指甲陷进掌心掐出一排血痕,自从一年前他扯下缠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开始,黄明昊再也没有叫过他“丞丞哥哥”。


Justin看着范丞丞气得一秒变红的脸,晃晃脑袋嘟囔冷白皮真是藏不住事。大大方方挪下胳膊,交叠着垫在自己颈下,眯上眼睛扯起一边嘴角,“不过活动一年半,借用一下哥的人气,哥不会介意的吧?”


范丞丞摔门出去的时候还记得给他俩上了锁,眼泪立刻从黄明昊的脸颊染开,小孩哭得气都喘不上来,朱正廷翻下身子隔着被子搂住他,“冰冰姐找你了?”


 “哥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谈恋爱,家里人都不同意,最后女生偷了户口本准备私奔,但是男生提了分手。如果这个男生真的很坚持,家庭的阻力其实也不算什么的。” 黄明昊眨了眨眼睛,睫毛上都粘着浓厚的雾,“因为这个男生其实就没有喜欢过这个女生呀。”


范丞丞在2020年的夏天离开祖国,踏上了美利坚的国土,2025年的夏天带着一纸不高不低的硕士文凭重新杀回了娱乐圈。


黄明昊在2020年的夏天离开祖国,踏上了美利坚的国土,2025年的夏天靠着聪明的小脑袋,顺利地挤进了专业大牛的博士项目。


黄明昊和朱正廷一直都没有断了联系,在朋友圈里陆陆续续看到不少合照,他博三那年范丞丞身边开始频繁出现一个染着金黄色短发的女孩,尖尖的下巴,厚厚的嘴唇,笑起来更是窝起两条可爱的卧蚕。第二年就等到范丞丞结婚的消息,想着发个微信祝福对方,才发现那个微信好像早就被主人抛弃,最后一条朋友圈定格在2020年的夏天。


发了条微信给朱正廷,小队长火急火燎的语音下一秒就拨了过来,“你才知道他换微信号了?那你不奇怪我发跟他和他女朋友的合照他都没点赞?哦,不对,现在是老婆了。”黄明昊松开了手里捏着的玻璃载片,慢吞吞吐出一句,“我哪儿有时间关注这种细节啊?”


26岁的黄明昊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和范丞丞的第一次见面其实比他记忆里还要早三个月,那天他穿着一件大了两个码的粉色卫衣,嘬着一盒旺仔牛奶趴在转角的练功房,太阳跳过窗户晕开一片温柔的光。


刚刚迈入16岁的范丞丞还不知道,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冬日的午后,胸腔里滚烫的颤栗的酥麻的心跳感觉,是爱,还是喜欢,或者只是因为,看见了抓不住的阳光。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