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彬廷】百分之三 03

这个平行宇宙里 廷卡9彬卡10 廷亲手杀死彬

欢迎配合e家人《十二月的奇迹》进行收听

WARNING: 接受不了彬不出道设定请不要下拉观看

时间线半AU,大量插叙倒序,如果引发任何不适全是我个人ooc

——————————————————————————

Prologue

ACTI

ACT II


Those who have seen your face

Draw back in fear

I'm the mask your wear

It's me they hear


第三轮淘汰以后朱正廷比郑锐彬更紧张,甚至找王子异要了佛珠,跪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请求舞蹈之神让他们俩一起出道。范丞丞和Justin背着朱正廷给郑锐彬拉了打投组,支使小鬼每天去缠住道德标杆,拖着蔡徐坤和卜凡勤勤恳恳地换IP。


其实朱正廷对于他和郑锐彬的未来做过许多设想。如果有一天,他们俩能站在两个人平等的立场,自己应该会更勇敢一点吧。


也是知道对方最终走上出道位的可能性太过渺小,做过最大胆的设想是他能正好登上第九名,不近不远,站在自己可以用手臂搭住肩膀的位置。也许眼神会控制不住地黏在对方身上,用尽全身力气也压不下高高翘起的嘴角,被揉着脑袋追问的时候,还可以撒娇,借口怕生,更不想跟不熟的人捆绑。


他会说你本来就是我的男朋友的吧。


他们俩会有除了《ei ei》以外,很多很多很多个合作舞台。练习得太累躺在地上,就会有人给自己盖上外套,到了时间把冰凉的金属罐头贴在脸上催他起床。高音唱不上去的话会有私人指导,忘记吃饭也会有人举着红枣水哄在身旁,更不用再啃木头屑一样干巴巴的能量棒。被小崽子气到词不达意的时候,全能担当就搂着自己帮他一个个怼回去,晚上回房间他会贴着耳朵夸一句,谢谢哥哥。


十八个月足够他们找到正正好好适合两个人居住的房子,地址就选在华谊兄弟和乐华娱乐当中。他们应该不会亲自搬家具,但是要一起收拾衣橱,我的Gucci和你的Zara整整齐齐各占半壁江山,用不上几个礼拜,就轻松混进敌方的营地。妈妈打视频过来的时候,可以一起贴着面膜陪她讲话。


起不来的早上,闭着眼睛也会有人给自己穿衣服,温盐水的咸度调得刚刚好,喝完小米粥就能吃上香草冰淇淋,对方即使佯装生气,只要自己瞪大眼睛憋起嘴巴,就轻易败下阵来。


那个人有一身练得刚刚好,不会太夸张,但也绝不单薄的肌肉。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受委屈的时候,都可以毫不顾忌地把拳头砸上他的肩背。然后他会被那双一寸一寸量遍自己全身的大手按进怀里,嘴唇落上发梢。


24岁的朱正廷不会像19岁的朱正廷那样年轻。因为郑锐彬天天履行学生会主席的责任,牺牲自己帮助他人,刷爆卡不告诉自己,天天偷摸咸菜配馒头就闹着要分手。他会帮他还完账单,再打上一张借条,告诉他用自己一辈子的做牛做马,慢慢还。


23岁的郑锐彬不会像18岁的郑锐彬那样年轻。因为朱正廷天天拉扯乐华的几个小崽子,又当爹来又当妈,累到回了宿舍倒头就睡,连着七天错过自己的电话就闹着要分手。他会陪他一起,看着他在意的,重视的,疼爱的,依赖的孩子们,慢慢长大。


大屏幕上留下的两个人是朱正廷和郑锐彬。


粉丝早就从宣布第八名的时候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啜泣声,终于在看到他们俩争夺最后一个出道名额的时候连成一片。不知道是谁先带着哭腔喊了一句朱正廷,现场沉默了三秒,从同一个地方,喊响了一句郑锐彬。全场开始规律地交替喊起他们俩的名字,卜凡紧紧箍着小鬼的脖子,蔡徐坤捏着王子异的胳膊咬紧了嘴唇,范丞丞站在出道台子上就想往下冲,哭得太过用力直接拽着Justin跪到了地上。


郑锐彬拉着他的手,第一次在镜头前把朱正廷按进了怀里,毕雯珺和朱星杰也立刻围了上来,秦奋和徐圣恩揽着郑锐彬向淘汰席挥手,钱正昊伸手捏他的脸说着恭喜,如梦初醒。


大屏幕上留下的那个人是朱正廷。


“三年零一个礼拜,才学会怎么忍耐。”


第二年夏天,范丞丞在宿舍里哼这首歌的时候,朱正廷已经能眉都不皱地敲蛋泡面。Jeffrey特意打电话给他解释,带着软糯的台湾腔慢条斯理,“公司那边好像一开始就想让锐彬卡十,攒到人气,趁热让他去拍音乐剧电影。陈可辛导演的片子应该会很棒的。”


“那很好啊!”把电话切成免提放在灶台上,一刀一刀切着洋葱,指甲边缘蜕皮的连接处被辣得通红。


比赛结束以后郑锐彬匆匆奔赴香港训练,除了飞机落地后的一句“安好,勿念。”


再也没收到一个字。


朋友圈倒是一天不落地更新,朱正廷闭上眼睛都能看见郑锐彬从租住的宿舍,到公司的路。转角鱼蛋店的老板娘看他长得帅,每次都会多送他一份萝卜。夏天穿着宽大的黑色背心吸着冰柠茶,单车从巷子角带起一阵风。北京入秋的那天,朋友圈里出现了一块斑驳的蓝色地铁牌。那年情人节的凌晨,有两个少年缩着脖子跑进中环站,“香港的地铁好长啊,换乘都要走好久。”两只手在他的大衣口袋里交缠在一起,“这样可以多牵你一会儿。”


第二天全网就大肆宣传,陈可辛十年磨一剑,第二部音乐电影已于上周开机,三位主角个个都是97年出生的中戏第一。音乐剧系万年第一,C位男主郑锐彬的名字,终于堂堂正正地跟表演系第一刘昊然和话剧表演系第一张雪迎,并排放在了一起。



——————————————————————————

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 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

我没熬夜陪他说话 没深夜时总想起他 没不舍他


组合解散前最后一场演唱会地址定在了举行出道舞台的场馆,公司提前联系另外90位练习生送了VIP区域的门票。


王子异躲在厕所里和蔡徐坤说小话,讲到郑锐彬应该不会来了,前天跟自己说英国那边表演课程太紧。没办法这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朱正廷正好推门走了进来,松开了门把晃晃脑袋,“我什么都没听到啊。”


作势转身要走,蔡徐坤伸手拉他,“我们不是故意瞒着你锐彬跟我们还有联系的。”朱正廷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笑得比哭还难看,“没事,真的没事。丞丞他们俩跟他其实也还有联系,上次两个人躲在房间里打视频我都听到了。真的没事,他现在过得好就行。”


演唱会前一天晚上,朱正廷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一个人去商场里买衣服,走过一家化妆品店,看见架子旁站着的sales好像是郑锐彬。在梦里自己和郑锐彬明明还只是陌生人,他却控制不住对郑锐彬发了脾气,洒尽了平时不被理解的满心委屈,逛完街想回头去给郑锐彬道歉,发现店里空无一人,店门口那棵用作装饰的圣诞树染满了血迹。


惊醒的时候是五点半,再睡一个回笼觉好像时间不够,直接起床又有点太早,朱正廷直直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Justin的闹铃响起来的瞬间,他条件反射地要去关,犹豫了三秒还是收回了手,就算都是一样的音乐,自己到底也没有干涉的立场。


当晚九个人重新搭配组合,表演了比赛期间所有的团体舞台,几天前要排练《听听我说的吧》的时候,Justin和范丞丞两个臭小子死活不肯参与,非说自己本来就是xxj人设,不能上台跳一些有的没的美少女战士的招牌动作。


蔡徐坤连连称是,推说他和小鬼,卜凡都维持竞演时候的原位置就好,新版C位还是让朱正廷来当最合适。一抬眼就看见两个孩子在台下扯着粉红色的蝴蝶结往身上贴,范丞丞更是挂着不知从哪儿搜刮来的假发,捏着Justin的下巴,一挑眉,“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


安可环节九个男孩都穿上了宣布排名时的灰色西装,周锐和董岩磊被请上台做主持,cue到朱正廷的时候粉丝集体要求清唱《戒烟》,支支吾吾推脱记不清歌词,台下有个粉丝大喊了一句《十二月的奇迹》,鬼使神差地开了口,“我望眼欲穿,看我看不到的你。”


眼神不自觉地往舞台左下方瞟,Jeffrey旁边的位置上空无一人,椅背上贴着一张印着“郑锐彬”名字的白纸。


“把时间冻结,回到你身边。”在最后的告别舞台上,用力流泪应该也是被允许的吧。


眼泪顺着脸颊黏在了袖子里,弯腰鞠了一个标标准准90度的躬,“我会永远陪在你们的身边,我的珍珠糖们!我爱你们!也谢谢这十八个月大家对我们的支持!即使以后我们不能以这样的九个人一起活动了,这一年半和大家一起度过的时间,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


九个人在下舞台回待机室的路上都咬着嘴唇含着眼泪,经过每一个工作人员欠身致意,咬紧牙关说一句辛苦了,直到Justin冲进化妆间,发现剩下几十个曾经朝夕相处的男孩都挤作一团。


周彦辰坐在周锐身上,拽着朱星杰,听大内总管和岳岳争论要不要用抗皱眼霜,钱正昊已经偷偷打开了带来庆功的蛋糕,林超泽跟余明君勾肩搭背地合照,叫叫嚷嚷这两年自己才没有变得更黑,李让看到他们几个进门,抬手示意王子异过去,“Bro! 我明晚的机票才回LA,两年没见,今晚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灵超捏着拳头嚎了一声,直直撞进了木子洋的怀里,范丞丞跪在地上,头抵着Justin的腰,眼睛把硬挺的布料都染成了深灰,朱正廷紧紧捏着西服的下摆,在一屋子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天亮就分离的遗憾里,没有找到郑锐彬。


朱正廷找不到郑锐彬了。


黄新淳胳膊抵着李希侃不安分的爪子,朝他招招手,“宝宝快来,我给你买了煮干丝啊。”看他走过来,掀开被汤汁捂上水汽的塑料袋,褪下一次性筷子的包装纸,把他按在凳子上,“快,趁热吃,你今天下午不是还说要为了最后一场节食,好久没吃了嘛!”筷子团着豆腐干和笋丝塞进嘴里的那一秒,还是仰起头憋住了眼泪,怕睫毛膏和粉底液也混着掉进汤里。


他跟郑锐彬第一次闹分手的回忆太过久远,好像发生在上辈子,明明是自己因为排练太忙,忘记了一个月纪念日,还是自己发脾气提了分手,食不知味地等了好几个小时,那根木头也没发消息说要复合。直到深夜练功房的门被大力推开,来人的怀里捧着个一次性饭盒,见到他就迫不及待地捧了上来,拉着他坐在地上,打开盖子,角落里瞬时飘起鸡汤的香,掏出双一次性筷子,掰开,左右蹭了两下褪了木屑,连方向都正好对准放进他手里,“趁热吃啊!”




评论(10)

热度(77)

  1. 七颗柚子茶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