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皇权富贵】超级英雄

现背 时间线半AU 黄明昊视角单向人物描写更多  

算有暗黑内容 如有任何不适情节请勿上升正主

人设情节都是我ooc 

————————————————————————

11岁春天一个平凡无奇的周末,邻居家哥哥偷偷把黄明昊从补习班拽出来拖到电影院,小孩半知半解地看完了钢铁侠的最后一部。他其实不太能理解平时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邻家哥哥,在最后看到男主角胸口反应堆被捣毁的画面,眼含热泪的原因。


但是会飞的钢铁侠,好酷啊!


胸口还发着光,一出手就抵过千军万马。


暗暗记下电影的名字,想着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前两部也复习了。结果当然是没看成。走出放映厅,抬头就看见自家姆妈站在电影院门口,乖乖回家。


所有认识黄明昊的人都知道他有个超级英雄的梦,小孩其实都记不太清昏暗的屏幕上那些五彩斑斓声势浩大的电影画面,只是对主角的人设印象深刻。


那个年代还没有人设这个词,只能说对男主角钢铁侠的身世背景,难以忘怀。


全世界都以为托尼史塔克是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挥金如土唯利是图的商人,没有人清楚他就是背地里数次拯救全世界于水火的超级英雄钢铁侠,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甚至还要把自己奉献整个宇宙。


刚转学到杭州的那一阵,家境优渥的黄明昊没少收受过排挤,不争不抢乖乖巧巧的小少爷背地里吃了不少苦头。


都说漂亮的孩子人人疼,可是爱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五年以后,Justin坐在廊坊影视城采访间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椅子上,云淡风轻地说出排解心理压力的方法。一直幻想所有人都讨厌自己,最后发现自己的好,成全惊天大反转。


本质上还是希望人人都爱他。


南韩那档节目结束后,国内的戏码尚未开张,公司放松了监督他们随时保持警惕,片刻不歇营业的命令,算是一段有一点点紧张,有很多空虚的日子。


Justin染上了定时登录LOFTER查看自己最新CP文学的习惯,进入大厂后这个对象的波及范围更是愈演愈烈。


“贾正贾”和“丞昊丞”自不必说,“毕佳”最近上升势头迅猛,甚至“昊坤昊”都在他的涉猎范围之内。只是喜欢“毕佳”这个搭配的粉丝好像不太会取名字啊,“君王富贵”这个昵称一看就打不过“皇权富贵”吧。


酷男孩Justin绝对不会把这些粉丝臆想的画面当真。


黄明昊记不得自己在哪儿看过一句话,“爱他就让他受。”


说到底黄明昊暗戳戳地承认,所有自己作为一方主角的CP文他都看,但即使他坚信就算哪天和男孩在一起自己也一定是上面那个,他还是比较喜欢看自己作为承受一方的文学作品。


尤其当对手是范丞丞的场景,山东人只能陪同打闹的天真和束手无策的温柔。


第一个发现Justin有LOFTER活账号的练习生是范丞丞。


就算公司三令五申耳提面命营业营业,他也只是切过小号逛个微博超话,多多少少知道粉丝笔下自己和Justin会有一些负距离的亲密接触,但17岁的男孩怎么也下不了决心仔细琢磨。直到有天手误点开LOFTER上一篇ABO的链接,抱着来都来了的心态看完全文,咂咂嘴还遗憾居然未完待续,点进评论铺捉到一个账号。


不过是近百条评论中平平无奇的一句留言,他却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预感,那个账号的主人是Justin,尤其是点进TA的喜欢列表,发现记录里躺着一串“all贾”,简直坐实了那个皮小孩的真实身份。


Justin当然知道看起来又软又甜,嘴角永远扯到颧骨,谁都能拍上两巴掌的范丞丞是个钢铁直男。


最早只是恍惚了现实和网络,若有似无的试探,渐渐认为彼此对自己理所当然的优先宠爱,直到呼吸着异国新鲜的空气,在粉丝面前都抑制不住心底的冲动,大声喊出“范丞丞,我好爱你啊!”的瞬间,对面那排女孩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黄明昊从来都没认为他跟范丞丞的任何一个举动是在营业。说实在的,看着国民女演员从小捧在手心上宠着的亲弟弟,毫无原则满心满眼都只有自己,真是神仙也要动心。


何况丞丞真的真的真的长得很好看。


其实范丞丞也这么觉得。


出道那晚Justin明亮的眼眸映着漫天灯火,范丞丞和朱正廷分享的也不过是个用力拥抱,最放松最亲密的交颈还是留给了最亲爱的小孩。


他没有得到如同几分钟后王子异安抚蔡徐坤的回应。


前几天他的粉丝和Justin的粉丝撕得不可开交,小孩一夜长大的成熟自己应该感到欢喜。也许是不想自家粉丝暗讽他拉拽自己的真情,这份熨帖在心底的甜蜜赌气更是让他血液沸腾。


蔡徐坤走上来了。


蔡徐坤带着满脸眼泪走上来了,Justin拍着他耸动的脊背,手指作势抹去他脸上濡湿的泪痕,倾身贴上明显的亲昵的温柔的侧脸,“我终于跟丞丞站在同样的位置了。”


场馆内粉丝欢呼的声浪让他无法感知Justin吐进耳廓的呼吸,只有嘴唇的翕动遥不可辨。


范丞丞在这个盛大的夜晚如坠冰窟。


也许Justin喜欢的不是根本自己,而是头顶着国民女演员亲弟弟头衔的范丞丞。他当然明白小孩不会为了背后的名利卑躬屈膝,只是他基因里篆刻着挥之不去对于拥有强大力量的美丽事物的崇拜。


这个人可以是他,也可以是蔡徐坤,甚至可以是日后奋斗路上随随便便哪个饮食男女。


从小在长枪短炮下摸爬滚打的范丞丞远比镜头前敏感得多,没人能许诺黄明昊对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会持续多久,在韩国练习的时候公司里已经有压不住的风言风语,出道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更是一举一动都不敢逾矩半步。


范丞丞18岁生日的凌晨,黄明昊抱着大不了失败后明年就出国留学的必死决心,扒光自己摸进了哥哥的被窝。


他眼前只能闪过Justin在决赛那晚眼睛里坚定的光芒,那份他自知还远远配不上的勇敢,逃避的胆怯占领了他的每一个细胞。


他不敢拿小孩的未来去赌,去赌一团小孩甚至还摸不清轮廓的迷雾,和他自以为拥有过又再失去的悲恸。


超级英雄到底只是黄明昊的一个少年梦想。


他一直坚信自己只要看到一丝可能,就会拼尽全力抓住那个机会去试一试。等到阳光照进现实,他才发现黄明昊根本没有勇打破那个梦境,只是看见范丞丞眼底深藏的片刻犹疑,就立刻套上了特地脱在被子里的衣裤。


Justin开始约会各式各样的男孩,整夜整夜地不着家,倒是没有青春期传染想象的糜烂场景,他不过是想安安静静地抱着对方睡一个好觉。


蔡徐坤嗔他不知道从哪儿发掘了那么多身高185的人性标杆,有的眼角佐着一颗泪痣,有的脖子上挂着两点欲望的开关,有的只是单纯操着一口半京不洋的青岛口音。


大概他一定明白,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那些男孩唯一的重叠面,是范丞丞。


范丞丞19岁生日公司举办了网络直播,顺便宣布他在即将到来的这个秋天,就要以表演系第一名入学中央戏剧学院的消息。


那天晚上Justin提前离场,剩下八个早就习惯最小的弟弟半分局的事实,没人开口一句挽留,即使这是他们九个人能聚齐给范丞丞过生日的最后一次机会。


经纪人难得大赦天下,几个男孩勾肩搭背挪回宿舍已然天光微明,理所当然以为屋里空无一人,推开门却看见Justin靠在一个陌生男孩的怀里,两个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这是第一次Justin公然把人带到他们面前,朱正廷忍了又忍,差点没说出那句,“你上哪儿找了个范丞丞的孪生兄弟?”


Justin的睡眠质量早就不能跟在大厂里的那段日子同日而语,察觉到推门声的一刹那就坐了起来,看到范丞丞的脸半明半暗地隐在门后,故意揽上了身旁一脸茫然的男孩的肩膀。


身子直起来,从黄明昊腰间滑落到地上的,分明是范丞丞到韩国的第一天,Justin主动请缨担当翻译,申请陪着语言不通的他,一起去买下的那件外套。


衣服的主人径直走回了房间,平静如波的眼神里没有嫉妒和愤怒,也没有不屑和可怜,更没有黄明昊熟悉的,温柔和宠溺。是不是自己已经不值得引起他任何情绪的起伏,日后向旁人提起今晚的笑话,都镇定自若地像是谈论别人的闹剧。


心里还残存着隐隐约约的侥幸和不知从何而来的笃定,黄明昊认识的范丞丞,永远也不会向外人,说一句Justin的不好。


组合解散前的倒数四个月倒是相安无事,Justin规规矩矩挺过了最后一阵镁光灯下走刀尖的日子。说到底还是因为忙,忙着考托福,忙着考SAT,忙着写文书,忙着填申请,这头为了告别演唱会的日常训练也不能丢,一张小脸活生生瘦到只留下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人一忙起来,就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没时间考虑是不是每个人都爱自己。


没时间考虑那个人是不是爱自己。


去范丞丞曾经生活过两年的城市重拾学业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宿舍教室图书馆,每天按部就班的三点一线,不知不觉甚至熬完了计划外的两年硕士。


24岁的黄明昊已经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自己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的事实。


他经历过爆红,整整两年话题讨论度都稳居微博前十,就连半夜出录音室上个厕所身后都跟着几十个对准他的炮筒。


他经历过低谷,结束四年的留学生涯,机场只来了六个死忠粉丝,复出后的第一张专辑甚至没有挤上当月的新歌榜。


他经历过坠落,14岁的最后一分钟,新认识的哥哥跟他拍了一张合照,跨进15岁的当口,大他两岁的少年亲亲热热靠上他的肩头,在他耳边许诺以后每一个2月19都会陪他一起度过。


背着两张学位证书落地首都机场的凌晨,时钟正好滑进他第25个生日,笑着给寥寥几个熟脸签了名字,郑重其事地双手接下礼物,标准九十度弯腰的一一道谢,错过了柱子后面藏着的承诺达人。


就像过去六年里每一个2月19在LA的失之交臂。


范丞丞一期不落地看了Justin回国后的每一个访谈,最新那次节目的主题是“蜕变”,屏幕里的他坐下来都显得更高了一些,体型更结实了,还晒黑了不少。


划开朱正廷半个小时前给自己发来的“Justin回国了,吃个饭聚聚。”直接点击了删除。


16岁的Justin说以前比较喜欢看TVB,最近开始献身日剧了。如果他能沿着老老实实清清白白当代中国青少年影视欣赏史的传统轨迹,18岁就该转投美剧,20岁就该迈向话剧,22岁就该重温90年代香港电影,感叹黄金时代的美人联欢一去不复返。


其实已经不太容易找得到30年前电影的高清资源,几经转折下载的版本里字幕还夹杂着乱码,所幸四年的海外生活许他勉强对粤语听个一知半解,磕磕碰碰看到结尾,奇怪的填充符号堪堪停在全片倒数第二句台词,黄明昊正好看清画面上最后那句话,“你看那个人好奇怪啊,像一条狗。”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