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Nine Percent】百分九宿舍生活实录 02

写给我滴农婷姐妹快乐一下 继续无脑ooc

——————————————————————————

01 


11

南京FM已经过去了三天,范丞丞依旧孜孜不倦地缠着王子异教他肌肉Bbox,手把手地细心解说看得朱正廷都学会了波浪腹肌,山东人还是垂下眼皮说真的不行。林彦俊扯了张餐巾纸包住苹果核,跳起来朝垃圾桶里扔了个三分,凑到范丞丞跟前,伸出食指抵住对方的嘴唇,“嘘!是男人就不能说自己不行!”王子异绕到范丞丞背后给他调整姿势,一只手捏牢肩膀,一只手抵紧肘弯,松开手盯住他鼓起的肌肉线条,“是男人就坚持30秒。”Justin和蔡徐坤进门的瞬间,正好看到王子异作势又要咬下范丞丞的胳膊,狮子座直接冲进屋子,关门落锁。Justin一口啃上大白鹅的肩膀,毛茸茸的脑袋蹭上嘴唇,引来一声响亮的喷嚏。老实人抵着门板好言好语地哄,最后连“坤哥奶泡第一A”都叫上了,终于屋子里悠悠然传出一声,“是男人就给我坚持30秒!”


12

百分九这个团几乎没有秘密,不仅彼此之间衣服随便穿,饮料随便喝,手机随便翻,连每间屋子里有没有发生限制级的成人画面,都逃不过其他人的眼睛。通常第二天早上蔡徐坤会赌气不肯出来吃饭,赖在床上等着王子异给他送红豆薏仁水进屋。林彦俊从尤长靖嘴里抢过最后一口包子,“子异,不是红豆水,应该是红豆饭才对啦!”至于那只异地恋的小鬼,朱正廷只要睡醒以后看看他爱的男人周彦辰有没有给他发微信,寻找前夜胡巴的下落,寸步难逃。一般这种时候超级农农会再多喝一杯牛奶,心里默默数着距离成年的日子,换来尤老师一个白眼,“你要是再长高就连门都进不来了。”


13

宿舍值日排班堪称百分九除了吃饭睡觉打游戏蹦野迪之外的头等大事,最终决定一个宿舍轮流一个礼拜,由队长蔡徐坤实名制提议,其余八人全员通过。每天执勤宿舍的第一项活动是叫早,不过没几天温州小机灵就发现,除了蔡大队长本人,大家都能按时坐上餐桌。轮值期间,公共区域的卫生打扫更是只有山西富少带着围裙的身影。当然,坤哥对于冰箱内部的清理工作是一天都没落下,不管是不是自己值班都随叫随到的敬业精神实在是令人动容。三个星期以后,其余六人惊讶地发现,原来乐华娱乐真正的话事人是Justin黄明昊,陈立农信誓旦旦地跟王子异咬耳朵,“今天早上做饭的时候,我真的听到正廷撒娇叫Justin昊哥唉!”


14

难得果然天空和百分九好不容易赶上同一个假期,范丞丞和蔡徐坤判国通敌,瞒着炮仗精把朱星杰接进了宿舍。小鬼跟尤长靖打赌输了,不情不愿被暴力仙子摁在洗头台上,扎着个刺毛的短小麻花马尾模拟演示洗脏辫,闭着眼睛刚打湿头发,一只雪白的萝卜手就替他关上了水龙头,另一只手轻柔覆上发顶,熟练地揉搓起来。洗发膏好像倒流进眼睛了,刺得人有点想哭,嘴角却咧到了耳朵根,实打实成了一只大嘴蛙。Justin一刻没闲地给卜凡打视频直播,低音炮伴着灵超“我也要洋哥给我洗头”的背景音乐传来,“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嘻哈萝莉笑弯了腰;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琳琳公主上花轿~”


15

尤长靖第一次发现林彦俊会偷偷用他牙刷的时候,兴奋地在床上打滚,深呼两口气走出屋子,抓住了见到的第一个幸运儿Justin的肩膀,大力摇晃分享快乐,小孩前几天刚刚染色的塑料头发都掉了几根。蔡徐坤在冰箱后面听闻全程,关上门随手抹了一把沾上奶油的唇角,“他还穿王子异的拖鞋,范丞丞的衣服,朱正廷的发带,和超级制霸,不对,超级农农的唇膏。”Justin把肩上的落发连着马来人的手一起拂下去,“别碰哥,哥很脆弱。”


16

范丞丞又找大厂原来的服化姐姐借了假发,趁朱正廷去洗澡的时候在角落里架好了手机,对着镜头外客厅里的7个成员比了个wink,匍匐前进爬向了厕所,贴着冰凉的瓷砖,伸出手抓住了朱正廷莹白的一截脚腕,乐华小队长的惊嚎响彻了整个楼道,刚想尖叫着跳起来就被抓住了另一只脚踝,还有毛茸茸的发尖摩擦着他的脚心。死死闭着眼睛不敢低头,直接一拳打中了山东人的胸口,贴到一半的面膜随之起飞,黏黏糊糊地盖上了福西西的屁股。


17

陈立农老老实实跪在沙发上给瘫在地上的仙子捏肩,朱正廷叼着一根七彩炫美得眯上了眼睛,“我们家农农吧,这个按摩手法真的很好,力气大得很舒服,又不会痛。哎,如果你们真的想试试呢,我也不是不能同意。”Justin和范丞丞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对视,一个抢走了小老虎嘴里的冰棍儿,一个直接把安徽人按在了地上。蔡徐坤窝在王子异怀里享受着专属的揉腰服务,一只大手就蒙上他的眼睛,睫毛煽动几下剐蹭着手心,勾得老实人胸膛一阵温暖的颤动,“R21分级暴力情节,坤坤别看。”


18

范丞丞这个坚韧少年在有的地方就是不太长记性,看到王子异把他室友搂在怀里温温柔柔吹头发,你坤哥舒舒服服乖乖巧巧贴在对方胸口的时候,好奇心又蠢蠢欲动,非得缠着温州人给自己服务,一屁股坐上Justin的大腿,压得小孩连人带椅子摔翻在地。乐华小队长无视了历经千难万险拉扯大的亲弟弟求救的手,撵了发蜡糊上陈立农的脑袋,打开吹风机的第一秒,断电了。八个人摸着黑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王子异率先站了起来,“可能是跳闸了,我去给它扳一下。”蔡徐坤立刻跟着站起来,紧紧贴着男朋友的胳膊,踩在室友的脚背上,被揽在怀里挪向了电闸。灯火通明的瞬间林彦俊从浴室里窜出来,滴水的头发上还搭着毛巾,捂着胸口看向了那对腻歪情侣,“你们俩刚刚是谁关的灯?是不是为了偷偷亲我?”


19

全上海去过悦诗风吟发布会的媒体都知道,王子异认识的某个“姓蔡的”常常找不见耳机,然而事实真相是,这个“姓蔡的”只要在王老板身边,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记不得。又一次出发去巡演的前夜,Justin倚在门口看老实人给他们队长整理箱子,大声呼叫福西西给自己打包。结果两个小时过去,朱正廷都吃完饭躺在沙发上揉腹肌了,Justin的箱子里还是只有一个游戏机,倒是范丞丞的箱子里全是自己的内裤。温州小精明看着团体个人连轴转的山东人累得昏迷在床上,亲一口他浓重的黑眼圈,认命地给自己和男朋友装点起了行李。林彦俊直接把箱盖一摊,“尤长靖你看看!别人家都是老婆在理箱子啦!”马来人跟朱正廷一人一半分了最后一根辣条,点头表示同意,“我们家也是啊。”


20

范丞丞终于练成肌肉Bbox的那个晚上,兴奋得一举蹦上沙发,恨不能屁股上安个火箭一飞冲天,Justin跳到背上咬他头发,小少爷弯下身子,托起小孩的屁股架上脖子,“来,哥哥带你骑白马王子!”被一巴掌摁下脑袋,“白马王子在哪儿?我只看见一只山东呆头鹅!”朱正廷瞅着xxj情侣两眼放光,转头捏上陈立农的胳膊乱晃,“超级农农!请问这样的快乐,正正也可以拥有吗?”坤哥对他们摇摇手指,示意自己绝不与这两个幼稚的弟弟为伍,瞟向王子异的时候却不自觉咬紧了嘴唇,体贴的室友凑上蔡徐坤的耳畔,“别的小朋友都有,我们坤坤也有,等等进屋,你想怎么骑就怎么骑。”




评论(37)

热度(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