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个死傲娇

【Nine Percent】百分九宿舍生活实录 03

没有团综 我自己更 艾瑞巴蒂ooc

——————————————————————————

01  02


21

Nine Percent这个团每次演唱会进行到游戏环节,舞台上都能弥漫开一阵肉眼可见的尴尬,主要原因当然不是不熟,而是害怕一不小心爆了粗口开了黄腔动手动脚直接打啵还要被队友嘲笑恶心人。好不容易回到家不用装矜持,蔡徐坤踢了鞋子就往王子异身上一跳,刚想撒个娇让男朋友抱自己进屋,Justin和小鬼看准时机一边一个果断按头,林彦俊鞋脱了一半就急忙扯着尤长靖的手拍上桌子高呼舌吻,范丞丞随时掏出手机记录蔡大队长的Omega瞬间,低头想发到群聊以示留念,蔡徐坤立刻窜下来追着山东人抢手机,结果把摄影师摁到墙上的瞬间记录仪被传递给了朱正廷,匆忙间一个“点击发送”,下一秒在场9个人都收到了一条新微信,来自群聊“2018偶像练习生(99)”。沉默是今晚的康桥,2分钟确认消息不可撤回后,周锐在百人大群里率先回复了一个范丞丞“矜持”的表情包,年轻的男孩们立马炸开了锅,蔡徐坤从耳朵尖红到脖子,拖着最小的弟弟就进了屋子,甩上门的缝隙里嚷出一句,“今晚我跟Justin睡!”陈立农从沙发后面伸出脑袋,“坤坤和Justin一起睡我是没有意见啦!但是他们两个为什么要睡我们房间啊?”

 

22

王子异不在宿舍的每一天,超级农农都会接到一个来自山西的任务,监督蔡徐坤喝水。不只是一定剂量的温热白水,红豆水,薏仁水,菊花枸杞胖大海也都在名单之列,这个任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难度完全取决于执行监督人。王子异去美国的当天下午,他等了三周的跨洋礼盒终于到货,尤长靖和蔡徐坤还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分脏零食,陈立农就遵循指示端来一杯实打实的牛奶青汁。轻轻抿一口,啧啧嘴。朱正廷刚带着两个弟弟推门进屋,蔡徐坤就立刻接过陈立农手里的马克杯递上去,“子异买了抹茶粉,泡牛奶糙~好喝的,正廷你要不要试试?”暴力仙子不疑有他地灌了一大口,连抬头纹都涩得皱了起来,把杯子往范丞丞手里一塞,“你也喝,要苦大家一起苦。”即将成年的弟弟嫌弃地抬了抬眉,“我又不傻。”Justin凑上来闻了闻那杯诡异的绿色液体,“你刚刚不是还吃了那么多炸鸡吗?喝了吧,清肠。”山东人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气得乐华小队长一个暴脾气就要打孩子,“我叫你喝你就不喝?我还是不是你的仙子了?”范丞丞搂着小孩的腰往他嘴上嘬,“黄明昊!真的好苦啊~你亲亲我嘛~”回头骄傲地朝朱正廷翻了个白眼,“Justin叫我吃屎我都吃!皇权富贵,锁了。”小机灵一把捏住范丞丞最近累瘦了的尖下巴,拍了拍他的脸,“你去吃屎。现在就去。”

 

23

范丞丞的撒娇对象主要有两个人,一个是Justin,一个是王子异。前者自不必说,后者通常是因为他有求于队长,又害怕被拒接,最典型的例子是要多吃一个鸡腿,多打一盘游戏,多和Justin单独放风一个小时。每次嘟着嘴往王子异身上一挂,蔡徐坤就直接黑了脸,老实人忙着处理内务,立刻点头是是是好好好没问题,答应他各种在合理边缘试探的要求,小队长被男朋友哄得心花怒放,也就半睁眼半闭眼地默许。没过多久团里的大哥也发现这招很好用,抱着碗蹲在山西人面前挤出两滴泪,“子异,我可不可以在宿舍里吃粉?我真的好想家哦,还有家乡的味道,我就站在窗口吃,味道不会很重的啦。”老实人义不容辞地点了点头,“可以呀。”三天以后,王子异打开冰箱,发现所有食物都染上了榴莲的滋味。

 

24

蔡徐坤睡醒的时候发现身边人不在,闭着眼睛踢着拖鞋走向厨房,王子异揉揉小狮子蓬松的头发,递过去一杯温热的蜂蜜水。蔡小葵眼皮都没抬地一阵猛灌,水顺着唇角流向了上下翻滚的喉结,小鬼正好推开房门,嘟嘟囔囔,“坤坤喝水好性感啊。”王子异一把抢下蔡徐坤手里的马克杯,难得没盯着他把水喝干净,推着他往屋里走,“先去换衣服。”小队长回头朝炮仗精扬了扬下巴,计划通。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蔡徐坤就丧失了起床初期行动自主进出厨房的权利,老实人直接把水给他端进了房间,盯着他喝完水,再整整齐齐穿好衣服,才放人出门。十几岁就单枪匹马闯美国的湖南男孩腹诽,得,这次是彻底连偷偷倒水池都没戏了。

 

25

小鬼最近迷上了做饭,一有空进缩在厨房里,捣鼓半天端出来几大盆所谓的重庆小面,逼着其他成员塞下去,还得提出改进意见。林彦俊千难万苦吞下一大口面陀,噎得翻了个白眼,就听见嘻哈萝莉操着那口半阴不阳的台湾腔,“你觉得鬼哥这个辣子鸡丁做得怎么样?哎!是不是很可以?”收到队长指令保护嗓子的尤长靖过来凑热闹,一左一右准确戳上制霸的酒窝,“小猪小猪肥嘟嘟,吃饱就睡呼噜噜。”冷面帅哥睁开眼睛就要瞪他,马来甜心立刻换了副面孔,“天呐!林彦俊您怎么可以噎住了都这么帅!你就是我心中永远的贝克汉姆!” 范丞丞就着Justin的手吸溜了一大口面,委委屈屈又小心翼翼地往身旁瞅,“我啥时候才能吃上昊昊亲手给我做的饭啊?”忧郁菠萝撇撇嘴瞥了这两对智障情侣一眼,挂上了湖南人的肩膀,“坤哥我做得地不地道啊?我跟杰哥马上就要认识一周年了,我要还做不好吃咋整啊?”蔡徐坤想着逗逗他,就被王子异抢了先,老实人郑重其事放下手里的筷子,“很好吃。其实你做成什么样,星杰都会很喜欢,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你要不还是去外面打包吧?”

 

26

朱星杰每次来百分九宿舍,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给小鬼打扫屋子,大嘴猴就挂在他背上指挥东指挥西,直到被来人从枕头下翻出一张两个人的合照,炮仗精一点就着,立刻窜出屋子,必经之处一路火花带闪电,鞋也顾不上穿。陈立农无奈地捏了捏手里的习题册,抱着微弱的希望看向了全宿舍文化水平最高的上戏第一,“正廷哥,我也可以把我们的合照——”话音未落就被甜甜糯糯的声音直接打断,“我数学不是很好。”语罢又趾高气扬地点了点光滑的封面,“但你也还是要把我们的合照放在你枕头底下。”

 

27

又遇到了决定今晚吃什么这个世纪难题的人生节点,以尤长靖为首的02年男孩们想吃麻辣烫,以林彦俊为首的冷酷男孩们想吃鸡公煲,最终蔡小队长一锤定音,“石头剪刀布吧,谁赢了听谁的。”尤长靖瞪大了眼睛,“林彦俊!我是不会输的!”林彦俊扯开嘴角,“这样,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们放水。”马来西亚对台湾,剪刀对石头,尤老师拽住冷彦俊的衣服,“刚刚没说规则,三局两胜。”毫不意外连下三城,林彦俊得意地摆了摆手,“CrazyMan。”范丞丞反身骑着凳子,耷拉着嘴角压着地毯往厨房蹭,Justin坐在他身后拍拍呆头鹅的屁股,作势扬了扬发带,“驾!驾!”低下头捏了捏山东人的脸,“我上周买了2箱魔芋爽,藏在子异房间了,我跟坤坤一人一箱,他不知道,你别说漏了,我等等去给你拿。”

 

28

范丞丞成年前两天被尤长靖罚着扫厕所,因为和林彦俊在排练场后台厕所比赛谁能尿得更远,浇了一地水渍,导致整个团都被奇奇怪怪的目光围绕了一个晚上。范丞丞成年前一天被朱正廷罚着刷水池,因为吃晚饭的时候傻大鹅被鸡腿肉塞了牙,撒娇要小孩给他舔干净,小鬼听得津津有味,陈立农被吓到一晚上只敢吃白饭。范丞丞成年当天晚上被自己亲男朋友罚着睡沙发,因为山东人不敲门就闯进了凌晨1点队长和队长男朋友的私人领域,蔡徐坤气得要Justin明天陪范丞丞加练三个小时。温州人为了撇清连带嫌疑,马不停蹄地把山东人的枕头被子都放上了沙发,半夜被一身凉气摸上床的时候还是心疼地打开了被子。

 

29

晚饭时间Justin的妈妈给他打了个视频,兴高采烈地要“看看子异”,蔡徐坤装作倒水,从Justin身后走了4个来回,发现屏幕里一直还有温州人乖巧可爱的妹妹。电话刚挂,蔡小队长就重重把某人从克利夫兰辛辛苦苦背回来的杯子往桌上一剁,“Justin他妈妈不是还要把他妹妹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吗?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超级农农埋头扒了两口菜,“不是Justin自己的女儿吗?怎么就变成妹妹了?”机灵小不懂嘻嘻哈哈,“我妈的onepick是子异,坤坤宝贝的onepick也是子异,在队里坤坤宝贝也算我半个妈吧,那是不是该给我发零花钱?”范丞丞紧跟着一拍大腿,“坤坤妈妈和子异爸爸都得发!”朱正廷好不容易吞下一根长达40厘米的空心菜,含含糊糊开了口,“有了新妈就忘了我这个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的老母亲,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小鬼终于从这家长里短混乱不清的婆媳关系里绕了出来,“不是?我说,咋回事儿啊你们?富贵他妹妹不才13岁啊?你们想啥呢你们?”

 

30

范丞丞生日当天酒店里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念着第二天演出完大家就得各自出国谋生,队长特批生日当晚可以通宵狂欢。备好了果啤和汽水,林彦俊才发现没有扑克牌,福西西神神叨叨地从行李箱里掏出一沓照片,“老大是A,农农是2,我是3,Justin是4…王炸四子是小王,9个人的合照是大王。这里一共104张照片,两副牌,血战到底父子局,谁打?”最后一轮是蔡徐坤那屋和寿星那对,结果王子异玩得入了迷,跟去录快本那天一样忘了情面,气势汹汹杀得片甲不留。看见老实人手里只剩下最后两张牌,坤哥捏着手里厚厚一摞纸片,毫不犹豫地坐上了男朋友的大腿,“我今晚不想当个队长,想做你的猫。”范丞丞眼疾手快跟了最后一幅炸弹,冲Justin挑了挑眉,“叫爸爸!”




评论(22)

热度(1469)